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服务领域收费三大“不明不白”何时能解决?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两会专题] →返回首页
分享到:微信更多
更新时间:2012年03月08日 08:42:37

服务领域收费三大“不明不白”何时能解决?

——代表委员聚焦乱收费高收费
□  华晔迪 季明 傅勇涛/文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深化价格改革,并对电价、可再生能源定价、煤电价格、成品油价格、天然气价格、农业水价等改革方向作出具体部署。多位代表委员在审议讨论中认为,深化价格改革对于更加科学合理地配置资源非常重要,但价格涉及老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改革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到群众感受,特别是对当前人民群众意见很大、反映强烈却多年未获实质性解决的服务领域乱收费尤其是垄断高收费问题,一定要在改革进程中加以破解。
    服务收费三大“不明不白”
    “遇到太多了,举不胜举。”谈起日常生活中遇到的“不明不白”的服务领域的垄断收费,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教授蔡继明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就说打电话,从北京打到纽约,和从纽约打到北京,价格相差10倍左右;在移动通信发展初期,固定投入高,分摊成本也比较高,可以理解;但现在早已过了这个阶段,怎么还这么高?”
    蔡继明的话引起了全国政协委员、湖南大学副校长赖明勇的共鸣:“我的朋友前不久就被一家通信公司莫名其妙多收取了1000多元的服务费,多次交涉无果,也只好认倒霉。”
    事实上,近年来电信、银行、高速公路、城市停车等垄断领域收费乱象所引发的抱怨不绝于耳,在不少代表委员看来,有三大“不明不白”:一是收费服务项目“不明不白”。以银行为例,近年来,商业银行收费项目从几百种激增至数千种,多数并未经过公开渠道征求意见、尽到告知义务,许多客户走到柜台才知道还要收取额外的费用。此外,银行在贷款业务中捆绑收费、强制收费、只收费不服务等现象,更是增加了本已利润微薄的中小企业负担。二是收费标准“不明不白”。比如,部分电信企业前一天还在说价格是“从国情出发制定的最低价,再降就要收不回成本”,但隔天就宣布大幅修改计费标准,让人不禁疑惑垄断之中到底有多少“利润空间”。三是收费去向“不明不白”。许多城市的马路边拉根绳子,就变成了一个路边停车场,收费虽有标准却可以讨价还价,车主不要发票可以按1小时的收费停一天,这些收费究竟去向何处?
    “陈年顽疾”为何难消?
    事实上,服务领域的乱收费,尤其是垄断高收费“不明不白”问题由来已久,人民群众意见很大、反映强烈。虽然期间也曾有过诸如银行叫停人民币个人账户的11类34项服务收费等“减收”,问题却仍未获得实质性解决。
    因垄断地位造成的巨额利润,是垄断高收费、乱收费难以根治的关键。全国政协委员、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蒋洪说,当前一些垄断企业在制定收费项目、收费标准上自由度太大,只要一项服务存在实质上的垄断,收费和定价权就不应该简简单单归于企业,“企业自行制定,肯定会倾向于自身利益”。
    监管部门管理不力,是滋生垄断高收费的“温床”。蔡继明委员说,在一些垄断领域,政府在管理力量、管理人才、专业度方面存在不足;还有一些领域,相关部门在社会反响大的情况下对于垄断企业监管依然扭扭捏捏,存在利益纠葛之嫌。
    公民对价格改革的参与度不高,话语权不够,也造成了治理垄断高收费“雷声大、雨点小”。全国人大代表秦希燕认为,对于一些垄断服务,制定收费标准,应该公开透明,全方位考虑各方意见,应当让听证机制真正发挥倾听群众意见的作用。“制定过程应体现公平、公正性。”
    破除垄断势在必行
    接受采访的两会代表委员均认为,要解决长期存在的乱收费、垄断高收费问题,必须要从程序和规则上来加以制约。根本出路在于破除垄断。
    日前,国家发改委召开由45个部门参加的会议,部署落实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实施细则制定工作,并指出,今年上半年,各有关部门要严格按照国务院明确的工作任务和分工责任,抓紧制定出台有针对性、可操作的实施细则。
    全国人大代表、民建中央副主席辜胜阻说,应促进民间资本进入金融、交通、社会事业等领域,激发民间资本活力,强力深化垄断行业改革,放宽市场准入,打破国有资本对一些领域的垄断。
    “破除垄断,引入竞争,收费高、不明不白的问题自然迎刃而解。”蔡继明委员说,不过,从垄断走向竞争,还需要一个过程。
    蒋洪委员表示,只要这些领域未达到充分竞争,解决这些问题就要依靠更加透明、公开的监督,“一项服务如果要收费,理由是什么?收费标准是如何制定的?要有一个全民知情和讨论的过程,要允许不同意见在同等条件下充分表达”。
    秦希燕代表则建议,对于一些百姓意见大的收费,应该征求社会各界意见,必要的时候要听证;对于争议大、百姓不认可的服务收费,可考虑引入独立的第三方机构研究裁定。
    “公众也应更多觉悟,勇敢捍卫自身权力。垄断服务价格制定本来就是一种博弈,公众反对呼声强烈了,就会更多地引起有关方面注意,推动问题的解决。”蔡继明委员说。

 
[近期推荐]
· 国家统计局党组理论学习...
· 国家统计局党组召开扩大...
· 国家统计局党组召开扩大...
· 《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
· 强化组织领导 统筹有力推...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

报社简介 | 广告刊例 | 投稿信箱 | 记者名录 |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 | 报刊记者站管理办法 |
通讯地址:北京月坛南街57号国家统计局中国信息报社 邮政编码:100826
网址:http://www.zgxxb.com.cn 中国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38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