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李清照:风住尘香花已尽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周末副刊] →返回首页
分享到:微信更多
更新时间:2018年06月01日 09:14:36

李清照:风住尘香花已尽

□  田秀娟/文

    梦里,花香,宋词。多少个夜晚,我捧着李清照的词,读得如醉如痴。一次次,我穿过千年前,在那寂静幽深的长巷,叩开朱红斑驳的门扉,与词人一起东篱把酒,倾听她的喜怒哀乐、爱恨情愁。
    大家闺秀
    李清照出身簪缨世家,书香门第。父亲李格非在朝为官,是苏东坡学生。母亲名门闺秀,善文学。少女时期的李清照,像一株饱吸阳光雨露的植物,无拘无束地生长。
    春日清晨,一个青瓦黛墙的院落里,草木萋萋,花香氤氲。李清照,在荡秋千。“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飘逸的长发,美丽的裙裾,清脆的笑声,在风中飘荡。忽闻有客来,她心如鹿撞,手足无措,走至门口,又按捺不住心头激动,回眸偷觑少年。“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她倚门假装嗅梅,娇羞怯怯,婀娜多姿。  
    李清照,活泼开朗,饱读诗书。她畅饮,她沉醉,她无忧无虑。溪亭日暮,她与友人欢聚之后划着小舟,嬉戏于藕花深处,惊起鸥鹭一片。她还经常到东京街市,观赏花灯,写下许多灵动活泼的诗句。
    琴瑟和谐
    18岁,李清照嫁给太学生赵明诚,两人珠联璧合,琴瑟和鸣,也就有了新婚燕尔时“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的娇羞甜蜜。夫妻二人研究金石书画,吟诗作赋,有时还会玩赌书斗茶的小游戏。斟上香茶,随意说出某个典故,猜它出自哪本书的第几卷、第几页、第几行。猜中者饮茶,不中者不得饮。由于李清照的记忆力特别强,几乎是百猜百中,明诚不得不甘拜下风。可是往往词人端起茶杯,明诚一句笑话,引得两人哈哈大笑,以至茶杯倾覆怀中。“余性偶强记,每饭罢,坐归来堂烹茶,指堆积书史,言某事在某书某卷第几页的第几行,以中否角胜负,为饮茶先后。中,即举杯大笑,至茶倾覆怀中,反不得饮而起。”
    那些幸福的时光,就像蝴蝶在花间舞翩跹,让人流连忘返,陶醉其中。
    赵明诚在外为官,李清照思念不已,便将离愁别绪付诸文字,作了那首著名的《醉花阴》寄给赵明诚。“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史载,赵明诚接到后,叹赏不已,于是闭门谢客,三日得词五十首。他把李词杂于其间,请友人品评。友人说:“只三句绝佳。”问哪三句?答:“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明诚自叹不如。“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千言万语写不尽缠绵悱恻的思念,千呼万唤道不尽缱绻万千的浪漫。李清照与赵明诚志趣相同,又相互爱慕。这样的爱情,让世人向往。
    奥地利作家斯蒂芬•茨威格说,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都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黑云压城城欲摧,山雨欲来风满楼。金人铁蹄南下,东京沦陷,北宋王朝忽喇喇似大厦倾。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覆巢之下岂有完卵?李清照与赵明诚失去了故国和家园,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过往浮华,宛若南柯。如《牡丹亭》中那句最著名的唱词:“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赵明诚在担任京城建康知府时,城里发生叛乱,他弃城而逃,被免去官职。心情黯然的夫妇二人,沿江向江西流亡。行至乌江镇时,李清照得知此地是当年项羽兵败自刎处,面对浩浩长江,吟出这首千古绝唱: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赵明诚听着李清照掷地有声的金石之声,愧疚之感油然而生。琴瑟和鸣的爱情,揉杂了丝丝苦涩的味道。
    不久,赵明诚染疾去世。金兵南犯。45岁的李清照大病一场,带着她和赵明诚一生搜集的书籍文物漂泊逃亡。她托人保存的大量书籍,在战乱中被金兵焚掠;随身携带的几箱文物被贼人偷窃。国破家亡,流离失所,夫君早逝。彼时的李清照,孤苦伶仃,痛断肝肠。
    “感月吟风多少事,如今老去无成。谁怜憔悴更凋零。试灯无意思,踏雪没心情。”回首往事,感风吟月,烹茗煮酒,唱诗和文,诗书伉俪。曾经的美好,所有的幸福,都已随着山河破碎而烟消云散。落花流水春去也,天上人间。
    颠沛流离
    李清照孤苦伶仃,漂泊流浪,像风中的落叶,像水中的浮萍。她渴望温暖,她需要一个家和一个疼她爱她的夫君。于是,她再婚张汝舟。但张是个伪君子,婚后为觊觎李清照身边的文物,彻底撕下了文人的面纱,对李清照拳脚相加,大打出手。李清照不惜以坐牢为代价与这个伪君子离了婚。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晚年李清照孑然一身,寄人篱下。
    “病起萧萧两鬓华,卧看残月上窗纱。豆蔻连梢煎熟水,莫分茶。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景雨来佳。终日向人多酝藉,木犀花。”李清照历经亡夫、文物被盗、两次大病、小人张汝舟骗婚骗财、解除婚姻、身陷囫囵等磨难之后,身在杭州,写下了这首词。看月、煎熟水、读书、赏景、观花……在乱世流徙中,在感受了世态炎凉、世事沧桑之后,李清照将深深的悲戚深埋心底。
    陪伴在李清照身边的,除了诗,还有她一生不曾离弃的酒。此时,她饮下的是辛辣,是苦涩,更有数不尽道不完的愁绪。“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当金人再次入侵,赵构再次出逃,李清照流落到金华,友人请她去附近的双溪游玩,她长叹一声:“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国愁,家愁,情愁,学业之愁,任多大的船也载不动呀!
    已入暮年的李清照,没有子嗣,没有亲人。她有一个好朋友,其小女10岁,极为聪颖。李清照希望将平生所学相授,不料孩子脱口说道:“才藻非女子事也。”闻听此言,李清照忽觉一阵眩晕,悲从心来,孤独、寂寞、凄凉,像一块块石头,狠狠地将她击中。倾刻间,她的心支离破碎。
    家国之痛,命运之殇,没有击垮李清照。她在愁苦流离中,殚精竭虑,坚持整理、校勘《金石录》,直至离世。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悲凉。千古词后,在厚重的史册上,也不过是一片瘦瘦的黄花,唯有暗香残留。我把杯中酒,一饮而尽。醒来,泪已湿枕。此刻,夜正阑珊。

 
[近期推荐]
· 经济社会发展稳中向好
· “鼎新”带动“革故” 创...
· 瞄准世界科技前沿引领科...
· 2017年高技术产业发展质...
· 2017年我国轻工行业高位...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

报社简介 | 广告刊例 | 投稿信箱 | 记者名录 |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 | 报刊记者站管理办法 |
通讯地址:北京月坛南街57号国家统计局中国信息报社 邮政编码:100826
网址:http://www.zgxxb.com.cn 中国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38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