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飘哥轶事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周末副刊] →返回首页
分享到:微信更多
更新时间:2018年05月25日 08:37:06

飘哥轶事

——记我身边的调查队长
■ 芦伟华  陈娜/文
 
  第一次听说飘哥,是因为他有个很酷的名字。那会飘哥还不是分宜调查队的队长。队里没人会开车,下乡很不方便,他自告奋勇去驾校报名。教练看了一眼表格,很生气,用笔尖戳着“姓名”一栏,“任意飘任意飘,我还任意飞呢。学开车不能用网名,要写真名!”飘哥很无奈地挠挠头,“这就是真名”。后来这事儿成了段子,并且传遍系统。飘哥真名就叫任意飘,一个特武侠范儿的名字。
  上了驾校的飘哥义不容辞地成了队里的车夫,经常开着私车下乡。只是技术不高,只要是停车位一般都停不进去。后来飘哥当了队长,自然不再开车。可他再度成为“段子”,依然是因为车子。前不久,他带队调研,不知为何车子半路失控,侧翻至路边的沟里。那条路是主干道,常有大卡车通行。如果不是因为早上七点半就出发,路上还没什么车辆,这样的侧翻很容易引起更大的事故。从后排座艰难爬出来的飘哥,对着正准备爬出来的队员陈娜说:“调查问卷呢?调查问卷呢?把调查问卷带出来啊!”回忆起这件事时,陈娜依然“有气”:“你知道么?他居然不先问问我有没有事,而是先问调查问卷有没有事。”
  问卷安然无恙,队员也没大碍,但飘哥左手痛得不能动。当大家都以为要打道回府的时候,飘哥想都没想,带着一脚泥巴一身泥泞,和心有余悸的队员们打车继续下乡。忙完上午的工作,趁中午吃饭的间隙,飘哥回县医院拍了片子,来不及等结果,又回村里继续调研,直到晚上九点多结束工作,方才从手机上看到医院发来的诊断,赫然写着“左手手臂骨折”。大家都劝飘哥赶紧去医院包扎做吊臂固定,休养几天,工作的事情就别操心了。满口承诺在家休养的飘哥,第二天早上七点半依旧出现在下乡的路上。正值春播作物遥感测量,翻山越岭、跨沟渠、跳泥潭是常事,没做吊臂固定的飘哥只能尽量保持手臂紧贴身体不动,以这种滑稽的姿势跟大家一起走了2个村、6个样方,完成了几百个地块数据的录入。一天工作终于结束,出于头天没有第一时间关心队员的歉疚,飘哥自掏腰包请大家吃了一顿饭。而那顿“鸿门宴”的代价是全队当晚又跟着他下乡开展扶贫工作。“狡诈”的飘哥说这算是饭后散步,有助于消化。
  这样一个不可思议、认真到“轴”的人,让我心生无限敬意。当我想要采访他,却发现他除了“轴”以外,还特别“绵”。钤东办有个住户调查点每个月交上来的账本质量总是差强人意,要么记得不完整,要么混记账。在跟辅调员反复沟通依然没有改进的情况下,飘哥决定摸黑上户。因为白天村民种地或者外出,所以夜里下乡是分宜调查队的常态,飘哥说这样方便跟调查户面对面交流。愿意记账的村民听到敲门声都会开门,飘哥就让他们拿出账本一页页地查看,边看边聊,家里有几口人,有没有外出打工,甚至家里有没有种菜,有没有养鸡,聊着聊着就把问题聊了出来,提醒对方一定要改过来。飘哥经常会开玩笑地说:不要对国家有所隐瞒。上户多了,聊得勤了,成了自己人,记账质量也会逐步改善。但有些不愿意记账的往往拒绝开门,敲得久了,住户还会破口大骂。队员们的脸都被骂黑了,飘哥依然面不改色,唐僧念经似的絮叨:“我理解你们的辛苦,补贴确实不多,但这是国家调查任务,请支持配合……”中间几次被打断,飘哥依然是慈眉善目,一脸虔诚。飘逸的长发配上他那圆圆的人畜无害的黝黑脸庞,还有循循善诱的佛系语气,让人发不起火来。飘哥的“绵”让调查户的“气”无处安放,慢慢地嚷嚷变成了无奈,又从无奈变成了接受,继而感慨飘哥的没脾气和工作的不容易。
  分宜调查队在编在岗只有5人,所以飘哥很忙。担任队长以前长期对口江西调查总队办公室、综合处、农业处、生价处等十多个处室,所承担的调查业务是全省为数不多的“免检产品”。担任队长以后,也是为数不多的兼做业务的领导。去年队里调走了两个老队员,人员力量严重不足,飘哥手把手带新人,带出一个又一个。那会队里最常听到的三句话就是:“飘哥在哪里?”“飘哥在做什么?”“飘哥教教我。”新手变“熟练工”,是飘哥的功劳。队员加班,他肯定守在旁边,端茶、送水、订饭,服务周到细致。相较于队长,他更像是一个大哥,一个对兄弟姐妹无比“宠溺”的大哥。大型工作开展之前,会被队员“要挟”着请客吃饭。晚上去没有路灯的村里开展工作,一定是走在前面给大家探路,拿着棍子打蛇。做农业普查时,对撑伞的队员嗤之以鼻,最后被晒得只剩牙齿是白的,反被大家笑一通。
  飘哥是个普通人,也是个让大家放心、让大家喜欢、让大家乐意跟着他不分昼夜卖力工作的人。我钦佩他受伤时“关云长”式的“无畏”,好笑他工作时“唐僧”式的“碎碎念”,也由衷肯定他“大哥”式的领导力。他说,这没什么,以前老队长在的时候,这种事情习以为常。调查队是一支代代传承的“轻骑兵”,之所以很“牛”,或许就是因为有这样的基层队长,虽不至于感动中国,却让人由衷地敬佩和热爱!
 
[近期推荐]
· 国家统计局党组传达学习...
· 从改革地标看中国改革开...
· 深圳突进源头创新 发起“...
· 2017年我国工业运行总体...
· 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

报社简介 | 广告刊例 | 投稿信箱 | 记者名录 |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 | 报刊记者站管理办法 |
通讯地址:北京月坛南街57号国家统计局中国信息报社 邮政编码:100826
网址:http://www.zgxxb.com.cn 中国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38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