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我的抄书生涯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周末副刊] →返回首页
分享到:微信更多
更新时间:2017年11月03日 09:03:40

我的抄书生涯

■ 周铁钧/文
 
    去年退休,整天除了遛弯儿就是看电视,心里总觉空荡荡的。
    一天,电视讲述明代大学士张溥抄书苦学,一生编著典籍千余卷的故事,勾起我年轻时抄书的记忆:上世纪70年代中期我读中学,有一次,向同学借得手抄本《一双绣花鞋》,刚看几页,就被故事中阴森的老宅、幽谧的石阶、神秘的绣花鞋深深吸引,记得那晚一夜没睡,连看3遍,因借时有约:第二天上学必须归还。
    后来几天,满脑子都是《一双绣花鞋》撼人心魄的情节,想到故事的紧要关头,恨不能马上把书拿来再看一遍。没几天,又从同学手里借到手抄本《阴阳铜尺》,故事更加离奇、精彩,而且同学要去乡下串亲戚,20几天才回来。时间如此宽松,我何不也抄下来!于是买来白纸裁订成本,放学后就躲在家里抄,用了十几天时间,一册86页的手抄本告捷,改完错字细读,感觉不是抄来的,是自己刚刚写完的惊险故事。
    自己有了手抄本,便与同学“换抄”,不到半年,我抄完《叶飞三下南京》《绿色尸体》《13号凶宅》等十几本。有一次把自己抄的《地下堡垒覆灭》借出“换抄”,还回来却是另一种抄本,看着陌生的字迹,许多细节也与自己的抄本不同,本来熟悉的故事,又读出一种另类感受。
    还有一次,我借得一本前后撕去多页的书,书脊也无字迹,虽无名无头尾,内容却万分引人:一个叫巴克莱的美国人带领中国考古队,在一个神秘山洞找到一支青铜剑,历尽曲折,在深山老林又发现古代部落虎族遗留下的珍贵文物。接着巴克莱密施巧计,让隐藏在考古队的国民党特务原形毕露。后来,已找到的文物突然失踪,一名考古队员下落不明,大家分成几个小队出去寻找……故事到这里书页撕没了,虽如此,我还是把引人入胜的残本抄了下来,但书叫什么名字?精彩的开篇、神秘的结尾究竟如何?简直成了我的心结,曾问及许多爱看书的人,都没有答案。
    2008年,我结识了一位退休教师老田,一次闲谈,我提起那本书,老田听完书的故事,说:“这本书我年轻时看过,但记不起书名,哪天去学校图书室找找。”
    没几天,老田兴冲冲地举来一本书:“你说的书找到了!”我接过一看:《古峡迷雾》。我用3天把缺少的5000多字全部抄完,订成一部新的手抄本,才长长出了口气:40多年,这本书终于抄完整了!当时的心情如卸下多年的心头重负。
    如今退休,闲寂无聊,何不捡起抄书的老爱好?想到此,即刻找出纸笔,照一本《名人名言》抄起来,不到1小时就抄完3张。拿起来仔细端详:久不动笔,字迹有些趔斜,但整页看还是规范工整,让人心舒意爽、乐趣油生。
    从那天起,我每日要抄上几页。有一天,老友来访,他看了抄页,说:应该按古籍版式抄,然后装订成书,既规范又有收藏价值。在他的启发下,我买来宣纸,到印刷厂切成大16开,打上红框黑格,这回抄完再看,果然素气雅致、古色古香。拿给孩子们看,他们高兴地叫道:“老爸太伟大了,这可不是手抄本,是艺术品,是一笔财富啊!”我知道这是鼓励,但想,百年之后,抄本如能保存,虽谈不上艺术、经济价值,却是不可替代的留念。
    于是,我开始系统地抄起来。上了岁数,不比年轻时目清手灵,常抄错字、错行,出了错一整页就前功尽弃。但时间长了就找到出错根源:是意存杂念、精神不集中,总抄一本书枯燥、单调造成的。于是我就把《红楼梦》和《唐诗宋词》两部古籍轮换着抄,每次抄书前,我都要先平心静气,清空意念中的繁杂,脑、眼、手协调,呼吸平稳自如,凝注笔端,犹如轻舒缓移地打太极,在宁静愉悦中心随意走,墨流神韵。
    每日抄书也深深感受到,抄更是学的过程。以前读过几次《红楼梦》,都一目十行,如今边抄边品味,才慨叹这部巨著把生活描写得波澜起伏,情节逼真细腻,人物活灵活现,悟出作品的丰厚内涵和博大精深。那天夜深,万籁无声,我静静地抄写《唐宋诗词》,意念随诗作的境界跌宕,时而沉浸在苏东坡“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的巧妙比喻中,时而慨叹岳飞“仰天长啸,壮怀激烈”的爱国情怀,时而为李清照“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巾帼豪迈击案称绝……一连几天都沉浸在诗情画意中。
    《唐诗宋词》抄完,装订成上下卷,请一位爱好书法的老友题写“书名”,他翻阅一阵,说:“抄得非常工整,就是字缺少章法。”听了这话,我顿有所悟,第二天买来硬笔书法字帖参照临摹。不久,我的硬笔楷书、隶书也写得有模有样,一年多后,还在全市硬笔书法比赛中得了二等奖。
    如今,抄书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近两年时间抄完了《红楼梦》《唐诗宋词》,不但全部成“书”,还把年轻时的手抄本也都重新装订,面貌焕然。闲来翻翻抄的书,品味苦中有甜、累中有乐的时光,不但舒心惬意,也深悟出抄书不但锻炼了心、脑、手的聪慧和谐,还养成了涤烦净虑的意念,达到平和淡泊的境界,抄出了精神追求和充实的岁月情怀。
 
[近期推荐]
· 脱贫不脱政策 攻克深度...
· 贯彻党的十九大关于完善...
· 紧密结合统计改革发展实...
· 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
· 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

报社简介 | 广告刊例 | 投稿信箱 | 记者名录 |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 | 报刊记者站管理办法 |
通讯地址:北京月坛南街57号国家统计局中国信息报社 邮政编码:100826
网址:http://www.zgxxb.com.cn 中国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38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