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老徐终于笑了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周末副刊] →返回首页
分享到:微信更多
更新时间:2017年08月18日 08:41:24

老徐终于笑了

■ 童俊杰/文

    老徐是河南省固始县段集镇下楼村人,是我驻村蹲点帮扶的重点贫困户,也是我们县统计局局长赵瑜2017年结对帮扶的对象。
    老徐家有5口人,不幸的是3人有残疾,老伴眼残、女儿和儿媳患有精神分裂症,家有3亩梯田,另代种其侄子的两亩耕地,农闲时在村附近石场做些小杂工,儿子没技术,只能在外做些小工,除了政府照顾的两个低保和一些救济外几乎没有其他收入来源,这就是老徐的“家底”。
    与老徐相识,源于今年3月份贫困户摸底大走访活动。在家访摸排时,与老徐商讨制定一户一策脱贫“良方”,老徐一直保持沉默不语。在我们的一再开导下,老徐猛抽一口烟,突然提了一个破天荒的想法:“你们要能帮我贷款买铁牛(旋耕机),脱贫就有路了!”
    原来,老徐在心里已经盘算很久了。老徐家的耕田都是山坡上的梯田,地块小,大型机器到不了也请不起。人力和耕牛是他多年来耕种的基本工具,如今人工成本节节攀升,每亩田的播种成本达300元,小的耕田机每亩也在250元以上。老徐近古稀之年,身体也没以前硬朗,仍按以前的“老把式”种田体力已经不支。在跟我们讲出他的“构想”时,他心里算好了一笔账,但又露出一脸无奈的神情。
    “如果我要有自己的铁牛,省了请人和耕牛的钱,还可以多代种几亩,一季庄稼也能挣点油盐钱,加上政府的补贴,日子就能过得马马虎虎。俺家穷没有本钱买铁牛,谁敢给我担保贷款,难啊!”
    在了解到老徐的苦衷后,赵局长主动要求用他自己的名义给徐应怀担保贷款购买农机。于是,赵局长安排我去段集镇农商行协商贷款事宜。初次协商未果,根据农商行的管理规定,小额贷款需要一道道复杂的担保程序,同时对贫困户还款顾虑重重。为实现老徐的心愿,赵局长又给固始县农商行董事长常进打电话沟通,在常董的亲自过问下,段集镇农商行启动简易程序、上门服务,将相关手续搬到老徐家现场办公,在政策允许范围内一切从简。
    这么多银行人员上门“看家”,老徐仿佛听到了机器的轰鸣声……
    正准备签字时,银行工作人员发现老徐年龄已达66岁,超出了贫困户贷款不超62岁的硬性规定。老徐紧锁眉头,一言不发。有人提出,以他老伴的名义贷款,老徐讲出了苦衷:“当年换二代身份证时,老伴因户口被注销,当时没在意补办手续,耽误了办理时间。”没有二代身份证,贷款手续自然无法办理。
    眼瞅着贷款就要泡汤,老徐有些心灰意冷,低头不语抽闷烟。
    “到段集镇派出所问清老徐家情况,身份证如何办理,帮助老徐跑手续,不能让老徐再心寒。”按照赵局长的安排,驻村工作队把徐应怀办理身份证及贷款事项作为解决贫困户第一民生大事,指派我专门负责、一办到底。经了解,徐应怀的老伴叫雷中月,她的户口4年前就被注销了,要办理身份证必须先上户口。上户口要层层报材料、走程序,初次申请即被退回,公安户籍科认为材料不充分,不予受理。为了将徐应怀老伴的户口补上,我带着老徐和他的老伴多次穿梭于村、镇与派出所沟通、对接,将各种身份证明开齐,一个月后终于拿到了雷中月的身份证。老徐拿着身份证快速办理了贷款手续,等着放款了。
    可是,吃了“定心丸”的老徐依然高兴不起来。“人生地不熟的,到哪买呢?”老徐又犯难了。
    段集镇街上没有旋耕机,进县城至少需要大半天时间,而家里的残疾女儿最近发病厉害无人照顾。看出老徐的心思后,我主动承担起联系购买农机的任务。午后两点顶着35摄氏度的高温,我从县城北关出发,一边走一边打听,没有老徐想要的小农机,大农机都在万元以上。经过城北、城西到城东四五个售卖农机的大市场,终于打听到在县城边缘的一个小镇上可能有卖小型农机的。看着满格电池已剩一半的电瓶车,我心里也没底了,但一想到老徐那期待的眼神,还是决定试一试。骑车又走了10多公里,来到沙河铺小镇上,挨家挨户四处打听,最后在一个陈旧的院落内找到了小农机的售卖处。我当即通知了老徐这个好消息,从听筒里能感受到老徐激动的心情。
    “我把机型选好了,电打火的,很俏吧,我想现在就把机子拉回,可钱还没下来……”第二天上午刚上班,赵局长就接到徐应怀打来的由兴奋到哀叹的求助电话。老徐买旋耕机太心切了,这是他等了多少年的梦!本想来看看选个机型,等贷款下来后再买。此时的老徐,再也抑制不住用自己的农机结束“牛耕”历史的渴望。
    “如果让老徐再跑一趟,不仅耽误时间,往返车费也要好几十块,也是他家几天的伙食钱。”赵局长一边安慰老徐让他在卖机处等着,一边跟局里同事临时筹措4000元,随后我和同事小高一同陪赵局长赶往销售点。在农机店,我们守着新机器安装、调试,付完购机款后送老徐坐上返程车,大家才放心地回到单位。
    “老领导,上午走得急,旋耕机的充电器和平田挡板忘了买。”下午刚上班,赵局长又接到徐应怀打来的求援电话。接到电话后,赵局长把我叫到办公室,说明了老徐的要求,安排说这两个配件我们帮他买吧,不要再让老徐掏钱了。
    就这样,一台完整的小农机终于到老徐手了。老徐摸着崭新的机器,在我们离别的那一瞬间,老泪纵横,感动得一句话也没说出来,两颗缺失了门牙的嘴也笑得合不拢……

 
[近期推荐]
· 国家统计局党组理论学习...
· 国家统计局党组召开扩大...
· 国家统计局党组召开扩大...
· 《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
· 强化组织领导 统筹有力推...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

报社简介 | 广告刊例 | 投稿信箱 | 记者名录 |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 | 报刊记者站管理办法 |
通讯地址:北京月坛南街57号国家统计局中国信息报社 邮政编码:100826
网址:http://www.zgxxb.com.cn 中国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38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