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有朋自远方回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周末副刊] →返回首页
分享到:微信更多
更新时间:2017年06月23日 09:20:14

有朋自远方回

□ 晓讯/文
 
    电磁炉上一锅水煮鱼“嘟嘟……”地煮着,几瓶古越龙山开盖待饮……
    老朋友广廉自加拿大来,朋友伟光夫妇在家中待客。三男一女,围锅而坐,水煮鱼汤红肉白,老黄酒香醇适口,颇有《庄子·大宗师》描绘的情境:“四人相视而笑,莫逆于心,遂相与为友。”
    说来,我们已有30多年未见。上世纪70年代初,我们前后脚进了东北白城地区京剧团。广廉拉小提琴,伟光吹单簧管,正是风华正茂时候。那时剧团主要任务是踏着那个时代的“主旋律”——演号称样板戏的现代京剧。
    全国就那么几出戏演来演去,现在看着滑稽,当时可是神圣不已,口号是“演革命戏做革命人”。演员、乐队瞄着“样板”的“榜样”,真是好一个苦练!广廉和伟光是乐队主力,记得伟光还是团支书。
    那些年虽是风雨如磐,但大家正年轻,有热血有激情,还有一种革命气氛燃烧着,人人满怀“甘洒热血写春秋”的豪情壮志。那些年的集体生活里,大家像同学也像战友,在记忆里有最为动人的片段、最为难忘的回味,因为风霜雨雪大家一起走过……
    后来,风云变幻、命运流转,我们分别考进了大学。伟光学音乐成为钢琴教授,广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