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农田里的探路者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周末副刊] →返回首页
分享到:微信更多
更新时间:2016年06月17日 09:04:14

农田里的探路者

——记海口三农普遥感测量普查员的一天
■  雷蕾/文    
 
      “绿波春浪满前陂,极目连云䎬稏肥。”这是当前海口农田的景象。热带季风气候,让这里的植被苍翠茂盛,入夏的海南骄阳似火,而三农普农作物面积遥感测量工作,正在这片草木葱茏的土地上如火如荼地开展着。
(一)
      5月的一天,早上6点半,普查员阿岳准时起床,他拔下充好电的PDA(野外调查移动终端),再一次检查了夹在图纸板里的调查表,确认无误后开始洗漱。他穿了一件T恤,再把草绿色的工作服套上,简单吃了点早餐,就赶紧带好设备走出家门。
      清早,太阳便有了热度,路边的蝉鸣阵阵,车水马龙的噪音让人心情有些焦灼。7点20分,公交车还没到,阿岳有点心急。早高峰路况拥堵,他很担心没法及时赶到集合地点。所幸,刚这么想着,公交车在缓慢的车流中朝他行驶过来。他一个箭步冲上车,找了个靠车门的位置扶好站稳,心中盼着车速更快一点。7点55分,阿岳下了车,一路小跑奔到集合地点,十几名队员已经整装待发。看到阿岳气喘吁吁,额角还冒着汗,处长拍拍他的肩膀,叫他赶紧上车,刚关上车门,面包车便向着目的地奔驰而去。
      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后,到达了海口市旧州镇联星村,这是海口市三农普农作物遥感测量工作的调查点之一。阿岳和队员们下了车,再一次确认了当天遥感测量工作的分工和安排,规划好行走路线,两人一组,准备工作。阿岳换上水靴,把矿泉水塞到工作服裤管的口袋里,背上图纸板,戴上草帽。与阿岳同行的普查员老王,因昨日烈日暴晒,再加上奔波辛劳,有些感冒,说话带着明显的鼻音。阿岳体贴地将老王手里的PDA接过来,又提醒老王带上草帽和矿泉水。抵达样本村路口,阿岳和老王用PDA确定了地理方位,在遍布牛粪的乡间小路上辨认着方向,找到了样方的覆盖区域,从第一个地块开始核查。
      进田的路要翻越石头栅栏,阿岳和老王寻到一处相对低矮的入口,两人弯着腰进入到地块里。来到一片荔枝林。刚刚喷洒过农药的林地,空气中尽是刺鼻的味道,呛得眼睛也有点不适。阿岳和老王在地块里循着路慢慢地走,确定了面积和作物,填报了普查资料,并进行了标注和拍照。填报结束后,俩人准备继续前往下一个地块。从他们所在位置到下一个地块没有路,横亘在中间的是一片灌木林。阿岳和老王二话不说,拉紧衣领,用草帽护着头就钻了进去。带刺的荆条刮住了老王的衣服,老王用手去拨,却不小心被刺刮到,手指上破了两个口子淋漓滴血,老王却没当回事,顺手摘了几片飞机草,嚼碎了一敷,着急去核查作物。可这种作物俩人都不太熟悉,于是赶紧拍了照片在微信群里求助,经过大家的辨别,确认是小叶葵。在准备填报之前,细心的阿岳用手机百度小叶葵的基本特征,确认相似后才继续填写。填写时,阿岳在旁边标注了一个小小的问号,想着等当天普查结束之后,再将存疑的信息重新核实一遍。
(二)
      这一上午,俩人有商有量,用GIS导航,信号不好时,位置光标会出现偏移,这时候就需要方向感和周边标的物来界定地块范围,遇到情况复杂的地块,还要进行合理的拆分,把作物情况摸排清楚,再把地块切出来,就这样艰难地完成了29个地块的信息上报。
      阿岳感觉今天的气温比昨天还要闷热,摸出手机查看,果然,手机软件显示当前地表温度42度,豆大的汗珠顺着阿岳和老王的后背流淌,脸上的汗擦了一回又一回,衣服已经全部湿透,摘下草帽后头发像水洗了一样。
      这个样方还剩下两个地块,位置都比较偏远,俩人决定先坐下短暂歇息,整理一下资料再继续。这时他们在花生地里,四周没有遮阳之处,阿岳把外套脱下来,披在头上,T恤已经被汗水浸染成深浅不同的两种拼接色。老王咳嗽了几声,突然晃过神来,开始在身上摸索着。阿岳不解地看着老王,直到老王从口袋里摸出一小瓶藿香正气水,这才恍然大悟,见老王皱着眉头把药水喝了,摘了草帽扇着风。阿岳看着自己的胳膊被太阳灼得黑红,而感冒着的老王却面色浅白。阿岳问:“王哥是不是又发烧了啊?”老王瓮声瓮气地说:“头痛、乏力,唉,这天气!”阿岳问:“处长不是让您歇一天么?”老王说:“人手紧缺,不好意思休息啊。”阿岳笑着拍拍老王,一鼓作气站起来,想拉起老王说:“快完成了,还有两块地,咱们加油吧。”见老王没动,阿岳刚想再说话,只见老王突然抄起一个藤条就向阿岳的小腿抽去,“哎呦!”阿岳刚想喊疼,立刻不做声了,一条红色带着花纹的近十公分长的大蜈蚣从阿岳裤腿上掉下来,迅速往草丛里爬去,瞬间不见了踪影。阿岳冒了一头冷汗,愣了几秒,缓了缓神说:“王哥,抓来泡酒也不错啊!”俩人哈哈大笑。
(三)
      跑完两个地块,时间已近12点,他们赶紧向处长汇报进展,其余小组也已经陆续完成了上午的工作,大家赶去集中点,解决午餐。
      村里的小饭店本就不大,队员们满满当当坐了两桌,黝黑的小伙子们身着统一工作服,还带着设备,引起了村民的好奇,大家纷纷涌过来旁敲侧击地问,以为是征地测量队,小伙子们耐心地解释着。听到与征地无关,村民们一哄而散,队员们也各忙各的,有的帮大伙准备碗筷,有的去洗手间清洗凉快,有的去晾茶水灌水壶,还有的,比如小唐,蹲在门口专心地拧着自己的衣服,拧出的汗水浸湿了地面,小唐又将其展平整,对着风扇甩了甩,穿回到身上,仍旧是湿哒哒的。连日的工作,让他本不白皙的皮肤又黑了好几度,队里的女同事取笑他叫“唐黑炭”。小唐想到这,忍不住笑了笑,心想,今天再回去,怕是连老婆也要认不出来了。又想起辅调员刚刚来电话,向他报告某记账户信心动摇。他是队里住户调查电子记账工作的领头兵,这次人手不够,被临时抽调支援农普工作,但是领导说,两边工作要兼顾,不得有误。小唐赶紧给处里回了电话,与辅调员做好了对接,计划晚上收工后,去调查点访一下户,做一下记账户的思想工作,脑海中还飞速地理清了劝说的思路,力争要马到成功。
      时间将近12点半,经过一个上午的奔波,大家都饿坏了,虽然餐食简单,但也一扫而光,连平时最爱讲话的王副调研员也闷不作声,专心吃饭。调查队人手少,让王调充当普查员亲临一线,而且抽中的样方工作量比其他组还大。在老领导的带动下,年轻人也勇挑重任,调查队老中青三代齐上阵,立志打好攻坚战。队长和分管副队长也下点指导和参与工作,全队科学部署,合理分工,积极投入,新老搭配。下午1点,用餐结束,处长建议稍作休息,躲一躲正午的日头再下田,小伙子们纷纷表示不肯,为了赶进度,他们想争分夺秒,更担心人稍微一松懈,下午就提不起精神。处长只得放行,再三叮嘱各组要注意安全,注意防暑,不要过于疲劳,他为普查工作的现场实施有着操不完的心,要全程调度,掌握进展,跟着队伍下点下田,更要及时关注天气、人员、设备状况,对突发情况做好紧急预案。
(四)
      烈日当空,普查员们马不停蹄,头顶烈日四处奔忙。下午的任务,阿岳和老王要走的地块中有一片稻田,比起上午的爬高摸低、翻越丛林,阿岳觉得轻松了一点,但稻田有稻田的考验。核查完其他地块后,阿岳和老王钻进了稻田,现在是早稻拔节长穗的季节,一眼望去全是一簇簇直刺刺向上挺着的稻穗,在阵阵微风的吹拂下泛起层层涟漪,茫茫的稻田里,只有两人的身影穿梭其中。田间湿滑,草长半米,会有蛇吗?阿岳没敢多想,更不敢问,决定晚上做做功课,想想如果遇险应该用何对策。田埂小路宽不到十公分,阿岳和老王深一脚浅一脚费力地走着八字路,突然阿岳脚底一滑,一个趔趄踩进水中,水靴成了泥靴,水灌进去黏住脚,来不及脱,继续走着。也不知走了多久,脚下一阵刺痛,撩起裤子一看,竟不知何时不慎踩了蚂蚁窝,密密麻麻的蚂蚁顺着靴子爬上爬下,腿上被咬了两个大红包,赶紧跺脚,又用水田里的水涮了涮,这才“脱险”。因为太痛,阿岳每走几步都想用手揉一揉,但看见老王在前面步伐稳健,赶紧跟了上去。走完这一片稻田,阿岳回到干地上,拎起靴子,倒出两汪黑臭的田水。
      最后一个地块,是位置最偏僻的一个,地块被密林围绕。阿岳和老王深入密林走到地块边界,发现整个地块被一条河流包裹,像孤岛一样没有任何路径通向划定区域,两人只能围着地块绕,找相对较窄的河段试图穿过去。好不容易找到窄的地方,老王环顾四周,从不远处找来三根钢管,架起来还有点打滑颤动。阿岳有些犹豫,这时老王先冲上去,站稳了脚,回头给阿岳打气说:“肯定能过的,走稳一点,做完这一块咱们就收工!”阿岳紧跟着老王,两人在缓慢的移动中掌握着自身的平衡。阿岳甚至都没有勇气多看那湍急的河水一眼,只顾着紧盯着老王的脚跟,一步步艰难挪动。这短短几米的路,阿岳像是走了一公里,待平稳走到河对面的那一瞬间,感觉头皮都麻了。俩人在地块里又走了大半圈,完成了填报任务,也不知又绕了多久,终于从旁边寻到一条艰涩的林间小路,再次返回集合点,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半。至此,俩人完成了全天的任务。
(五)
      再次与大家汇合,每个人都疲惫而沉默,远不如早上那般精神焕发。而各小组汇报完当天任务完成情况后,处长又安排了第二天的分工和任务,叮嘱大家晚上好好休息,明日继续战斗。阿岳轻轻吁了一口气,回到市区后,他还要负责将所有PDA全部收齐,背回家里充好电,并审核一遍当天的普查情况,估计又要忙到深夜。返程的车上,鼾声四起,司机小冯不停地提醒自己打起精神,结束完普查任务后,他要再开上一个小时的路,将大家平安送回。正在小憩中的普查员们脸上仍挂着汗,鞋上仍沾着泥,身上的衣服始终被汗水浸湿。此刻他们终于得空,可以放松地休息了,而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这样的阿岳,只是一个缩影,与阿岳并肩作战的,是全队抽调精干力量组成的普查员队伍,负责海口市20个村共100个样方的工作量。他们两人一组,每组每天完成两个样方,克服着相同的困难,日复一日穿梭在稻田、密林、灌木丛中。他们统一身着草绿色工作服,戴上墨镜意气风发地奔赴田间,同事们亲切地称这些帅小伙们为“海南的后裔”、“海口的宋仲基们”。他们日渐黝黑的脸庞呈现着朴素的理想,那是勤劳工作留下的印章。
      在华夏大地上,更有成千上万个像阿岳这样的普查员们,在他们平凡而又充满意义的每天,用脚步丈量着农田的广度,用汗水浇灌着数据的热度,在田埂间艰难探路摸清家底,在烈日下精准把脉三农实情!
 
[近期推荐]
· 《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
· 强化组织领导 统筹有力推...
· 第4届中国-东盟统计论坛...
· 巩固共识 深化合作
· 国有企业创新发展中存在...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

报社简介 | 广告刊例 | 投稿信箱 | 记者名录 |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 | 报刊记者站管理办法 |
通讯地址:北京月坛南街57号国家统计局中国信息报社 邮政编码:100826
网址:http://www.zgxxb.com.cn 中国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38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