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读帖  品诗  说友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周末副刊] →返回首页
分享到:微信更多
更新时间:2016年05月20日 09:01:50

读帖  品诗  说友

□ 南舟/文
     
      得闲,到北师大励耘学苑,在友人戴贤远工作室——“大笔堂”小聚。
      我们这等友人,颇有时代特色。“文革”潮涌,命运随波,贤远是北京知青,我是长春学生,上山下乡,聚于东北白城文工团,算是革命文艺战友。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之初,“山河一片红”时节,八台大戏红透,红歌响彻云霄。
      贤远,人不高肤净白。手风琴拉得好,琴带一上肩,顿时英武不少,风箱开合,琴声流泻。
      惜此景不长,约一年余,贤远销声匿迹,不见影踪。
      再见,已千禧年之后。贤远如何摇身不知,变北师大教授已然。见其讲授经济学,英语棒棒哒,一手好书画;又见其所教研究生名册,多有本单位领导,不禁更起敬三分。
      后略知其经历梗概:离文工团后,草原土屋苦熬八年,终觅理由回京,且有幸留学,得成正果。
      惜又是约年余,彼此各忙,茫茫不见,十几年飘过,一晃。
      贤远,字圣唐,号聚散。也许是“号”之所致,聚聚散散,散散又聚。托微信福利,今年得以再聚。回首四十余年,弹指一挥间,半个世纪可望,不胜唏嘘! 
      如今,贤远已退休五载,但辟“大笔堂”,退而不休。
      “大笔堂”,室不大,势不小,满墙字画,一屋书香。
      贤远送我所著《戴氏三代帖》(新星出版社),品茗读帖一时沉浸……
      何谓“戴氏三代”?即祖父戴传贤(1891-1949已故中山大学校长),父亲戴家驹(1907-1980已故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教授),戴贤远。
      戴氏家族成员,名字之辈分以字排列为“和顺传家远,诗书继世长”。《戴氏三代帖》取近现代戴氏“传”、“家”、“远”三代人之书法代表作而成。
      贤远在序中说:“帖中作品完成的时候,三位作者的年龄都在六十岁上下。一般说来,一个人六十上下的字,最能弥撒他书法的气神。”接序,是祖孙三代三幅作品同排一页;再接,是祖父篇、父篇、子篇,各篇作品若干,华彩纷呈。逐一品之,叹为观止。
      读帖,得窥戴氏家族“诗书继世长”,也领悟贤远序中说:“书画气神同于文化,可以代代相传。”
      读帖,感佩贤远之“传承自信”。虽无前辈书写氛围,且荒于“文革”岁月多时,但“腹有诗书气自华”,贤远序说:“现代有两个家族的后人明显地具有家传书画的特征,一是清朝皇族的后人,代表人物是启功教授;另一是推翻清朝的功臣之一戴传贤的后人,代表人物是戴贤远教授。”
      如此自信,弥足珍贵。中国有多少好文化、好东西亟需传承,但匮乏的恰恰是勇于、肯于、善于传承的好精神!
      读帖,附录《〈唐圣诗草〉选》饶有情趣。著名诗人、民俗学之父钟敬文题“唐圣诗草”开篇,内容选自贤远《格律诗小宝典》(北师大出版社2001年出版),分儿时、乡间、感悟三部。记得当时贤远有赠《格律诗小宝典》光碟,惜浏览匆匆,不过如今读来,倒别有滋味。
      附录虽为“附”,内容颇丰富,诗文与书法穿插,有诗作、有品受,谈格律、谈创作,写自然、写人生,且篇篇短小明快,平白如话,含义隽永。限于篇幅,儿时、乡间、三部各取一斑。
      儿时篇——《塘趣》:“蜻蜓沉翅立荷前,偶亦成双戏水边。虫彩孩提难御惑,绕塘逐诱一天天。”全诗无一引经据典,分明一幅童虫“动”画。贤远自注:“孩提时的夏日,多在清华园的水塘边度过,捉蜻蜓是唯一的嗜好。好蜻蜓不易捉,没有就只好等,等待是乐,时间非金。”
      乡间篇——《搂草》:“铁篦梳枯草,薪柴柳耙装。脚沉天近午,涎液济空肠。”贤远这诗写实极了,是他的乡间生活,也是我等那批人的写照。他注说:“草十分稀,要走很长的一段距离,才能把耙杆上挂着的柳耙填满。饥饿是常事,只好忍着。”
      感悟篇——《山雪夜》:“雪落家园暖,风游野峡寒。林深无尽处,烛影报人安。”读这小诗,作者感思心境透纸而来,贤远自解自读说:“游山的人,走着走着,有的就成了冒险的。或掉到山缝里,或上去下不来。走林子的人,越走越深,不见天日,也就不辨方向。入夜风过骨寒,更觉没着没落,倍思家暖。真到碰到小屋烛窗的时候,心一下子就放下来了。”
      是啊,经常有听媒体报游山遇险者,并见救援者冒险搜寻,不禁思想冒险何为?走夜路的“没着没落,倍思家暖”也感同身受。记得曾夜过贤远插队公社,一路月黑风高,荒草簌簌作响。后听当地老乡说容易遇狼,想起后怕。
      如今,在贤远的大笔堂小屋,不仅心放下,也很静。然打破这静,贤远拉起手风琴,手指灵动一如当年,虽已六十有七。动静之中,不见贤远沧桑,只见个性依旧。微信群里,简言捷说,多短句;直抒胸臆,特爽直。
      读帖品诗说友,神游艺境,思融岁月。留言:大笔堂,墨馨香,贤传远。
 
[近期推荐]
· 抓住机遇顺势而为 强化合...
· 10月份国民经济运行在合...
· 创新:“第一动力”的时...
· 为民营经济营造更好发展...
· 2017年《中国妇女发展纲...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

报社简介 | 广告刊例 | 投稿信箱 | 记者名录 |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 | 报刊记者站管理办法 |
通讯地址:北京月坛南街57号国家统计局中国信息报社 邮政编码:100826
网址:http://www.zgxxb.com.cn 中国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38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