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故乡的柳林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周末副刊] →返回首页
分享到:微信更多
更新时间:2016年04月08日 09:09:33

故乡的柳林

□ 刘镜明/文 
            
    中午吃饭,妻子变戏法似地端上一盘绿盈盈的柳穗儿。尝了一口蒜茸拌柳穗儿,淡淡苦味中透着清香,令我蓦然想起故乡的柳林。
    故乡位于黄泛区的贾鲁河畔,儿时的村庄三面环水,通过村南颤巍巍的小木桥,就进入了方圆几十里的国营林场。这里有各种树木,最多的是杨树、槐树、柳树。春夏秋冬,一年四季,这里是我们劳作的炼狱,也是我们快乐的天堂。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产队都有饲养室,养有牛马驴骡。家家户户为了生计,也喂养了猪羊鸡兔。那时农家烧煤的很少,天然气更没有听说过,做饭、取暖都是烧秸秆、木柴。于是,村里孩子们放学后的主要任务就是割草、拾柴。而村南的树林就成了我们经常出没的地方。
    春天来了,最先发芽的是柳树,随后各种小草、野菜也长出来了。我们以给羊、兔剜草为名来到柳林捋柳穗儿,因为柳穗儿是最好的树头菜,苦中带甜,清热败火,既能当菜吃,又可作药用。那时没有冰箱、冰柜,无法保鲜,吃不完的柳穗儿就用开水焯一下,然后晒干收藏,等到春节用水发开,掺上粉条包包子。在那个年代,那可是难得的美味。
    做柳笛、吹柳笛是我们童年的最爱。当第一缕春风吹来,我们就开始用柳条制作柳笛。首先,把柳条折下来,找光滑的一节用手拧,这可是个技术活儿,用力小了柳皮和中间的木质不分离,用力大了柳皮就会撕裂,只有力度恰到好处,才能确保柳皮和木质完全分离,而不破坏柳皮。然后,从大头儿把木质从柳皮中抽出来,柳皮就成了一个圆筒。接着用刀把两头裁齐,一头用指甲把一至二毫米部分的外皮剔除捏扁,这样一个简单的柳笛就制成了,放在嘴里一吹就能发出声音。柳笛的长短决定柳笛的音色,长的声憨,短的声尖,我们往往长的、短的放在嘴里一齐吹,不同的声音就会一起嘹亮起来。我们再在柳笛上开几个洞,这样就会吹出简单的旋律。有会五线谱的孩子还会吹出动听的歌曲。整个春天,小村都会弥漫着悠扬的笛声。
    夏天来了,我们课余的主要任务就是割牛草挣工分。柳林是我们常去的地方,在那里我们除割草之外,就是捉迷藏、玩打仗。那是个崇拜英雄的年代,我们村东、村西两帮男孩经常开战,假想我们是共军,他们是白匪,天天打得不亦乐乎。我们把柳条编成帽子戴在头上,趴在草丛里作掩护向对方的阵地爬去,到了一定的距离突然袭击,把“弹药”(土块,木棍等)抛向对方。当然胜负各半,挂彩也是常有的事儿。那时的孩子不娇贵,没有家长会因为自家的孩子受了点儿伤而出面干涉。有天晚上,月黑风高,我们双方又在柳林里开战了,密集的土块向对方掷去,惨叫声不绝于耳。蓦然一个土块正砸在我的鼻子上,顿时鲜血喷涌而出。为了止血,我急忙拽了把柳叶揉碎塞进了鼻孔,继续战斗。最后,双方都在无法攻占对方阵地的情况下撤出了战斗。第二天到校上学,几个同学和我一样鼻青脸肿。我们只是相视一笑,没有结下任何怨恨。这就是那个时代的英雄情结吧。
    秋天到了,西风吹落了树上的黄叶。我们小伙伴开始了扫叶积肥。金黄的柳叶是兔子和羊最爱吃的饲料。那年,我养了100多只兔子,几乎天天我都到柳林里扫叶。家里,柳叶堆了一垛,我为我的兔子准备了一冬的口粮。
    冬天来了,朔风吹落了树上的枯枝。这个季节,小伙伴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拾柴火。每天一捆柴就是我们的必修功课。我们还有一个任务就是杀柳条,用来编筐挝篓。冬日里,家家户户的男人们,都会把柳条编成篮子、鸡篓、馍筐等物件,一部分家里自用,一部分拿到集市上换个盐碱钱。
    日日月月、年年岁岁,柳林和我结下了不解之缘,它伴我一天天长大,直到我外出求学、工作。记得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每当学校放假回家,我都会揣本书到柳林里去读、去背。那时,古代的经典书籍还很少见,我曾经在地摊上买到了《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增广贤文》等,在柳林里,我把它们一篇篇背会,虽说里面有很多错别字,但它们为我的文学爱好打下了基础。
    后来,我参加了工作,也谈起了恋爱,记得第一次带女友回家就去了那片柳林。在柳林里,我问她读过冯德英的《苦菜花》没有?她说看了一点。我说你知道德强和杏莉在柳林里谈恋爱的故事吗?她红着脸点了点头。于是我背起了牛倌的唱词:
    一抡鞭儿响四方/柳林是谈情的好地方/小情哥,俏姑娘/见我牛倌莫躲藏/我送牛奶给新郎当喜酒/我送野果给新娘作嫁妆/哈哈哈,一对好鸳鸯
    ……
    再后来,我成家立业在外打拼,一晃20多年过去了。再回到故乡,却不见了那片朝思暮想、魂牵梦萦的柳林,杨林、槐林也一同不复存在。伤心处,我写下了两首诗词。一首是《乡思》:
    忆儿时,村边绕清流,一片柳林望无际。踏浪嬉戏,柳笛劲吹,惊起白鹭排云飞。月圆夜,炊烟后,薄雾轻笼岸边柳。砧声清越,浣女娇笑,听醉几多少年。
    另一首是《乡愁》:
    梦故乡,最多还是故乡水。忆儿时,一条小河绕村流,碧波涟涟,鱼跃鸥鹭飞。有趣最是看游鱼,流水不动桥向西。今归故里,家乡巨变,柏油路,楼林立,座座工厂拔地起。但不见了朗朗天,不见了浣纱女,不见了林海茫茫百鸟栖。寻梦,独歩村外看风景。只见得,一沟臭水,几棵老柳,平添了几多愁。
    故乡啊,哪里还能留下我的乡愁!
 
[近期推荐]
· 国家统计局党组召开扩大...
· 《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
· 强化组织领导 统筹有力推...
· 第4届中国-东盟统计论坛...
· 巩固共识 深化合作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

报社简介 | 广告刊例 | 投稿信箱 | 记者名录 |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 | 报刊记者站管理办法 |
通讯地址:北京月坛南街57号国家统计局中国信息报社 邮政编码:100826
网址:http://www.zgxxb.com.cn 中国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38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