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看 社 火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周末副刊] →返回首页
分享到:微信更多
更新时间:2016年02月26日 08:45:21

看 社 火

□ 柳旭/文   
         
    看社火,庄浪人也说“看十二”,因为每年的正月十二,是庄浪社火的集大成之日。从正月十一中午开始,大街上就人潮涌动,及至华灯初上,从各处赶往县城看社火的人,被一道无形的命令指挥着似的,一齐涌向广场,把偌大一个紫荆广场变成罐头瓶,你只要抬头看一眼飘满天空的许愿灯,就知道这瓶子里挤了多少“沙丁鱼”——放许愿灯的人,不过十之一二。及至十二这天,除了街中央给社火留了一条缝之外,街道的每个旮旯里都挤满了人。
    一贯宅在家里的我,到了这天也会去大街上挤一挤,曰:看社火。其实社火每年大同小异,不外乎喷绘装饰一番的彩车,车四周饰以各种花卉,车上或是一排排一列列敲锣打鼓的人,或是穿了戏服打了花脸扮演各种神话传说、民间故事情节的人物,或是应着年景塑造得栩栩如生的各种动物,或是本地风景名胜;也有跳广场舞的大妈大婶们组成的彩扇队、秧歌队,队伍里若有骑着纸毛驴点了旱烟袋一路诙谐作怪的、把狮子舞得虎虎生威的、戴了假发化了浓妆点了大痣男扮女装载歌载舞的,就会引起人们一阵欢笑一阵掌声。总之,民俗的东西,越是守得住传统,就越受老百姓欢迎。你看那美猴王,每年换着姿势用同一根金箍棒打不同的妖精,但每年都激起人群一阵小兴奋。流水来去的,倒是看社火的人,年年岁岁各不相同。于是我的注意力,也慢慢变得“醉翁”之意不在社火,而在观者之间了。
    窃以为,正月十二的社火,就像央视的春晚一样,男女皆宜、老少不限。老人因为腿脚不便,总是早早拿着小板凳,找一些向阳的高处的台阶坐了,一边拉家常,一边等社火的出现。行动不便的老人,儿孙们也以这天不惜代价推他们出来,一睹社火风采为孝顺的方式之一。我奶奶在世时,由于摔倒过两次,不能行走,每年的正月十二,家里人都会用轮椅将她从五楼抬下来,推到街上向阳的地方看社火。爷爷九十二岁高龄了,但只要街上的锣鼓一响,他就坐不住,早早拿个小马扎出去等社火。在人群中遇到一位满头银发、拄一根拐杖颤巍巍来看社火的老奶奶,两个孙子模样的男孩搀着她,扶她小心翼翼坐在水泥台阶上,坐之前为她细心铺了一个小褥子,她左瞧瞧右瞧瞧,对身边陌生的人说:“社火一年比一年好,我老婆子是看一年少一年了……”这该是所有看社火老人的心声吧:日子过一天少一天,社火看一年少一年,年年十二,能被晚辈搀着看一场社火,就是福气,就值得把满脸皱纹笑成一朵灿烂的菊花。
    人群里,没有比小孩子更开心的了。襁褓中的,滴溜着黑葡萄似的眼睛,受了周围锣鼓声的渲染,扭动着身子,挣脱着要解放出小手来挥舞一番似的;年纪尚幼的,骑在爸爸肩上,伏在爷爷背上,右手一串烧烤,左手拽个气球,任它人群拥堵,自个悠然自得;最惬意的,该是那个骑在街边老国槐树杈上的男孩子,那树正在繁华地段,我站在树下,被人挤过来又摇过去,一抬头,就看见他一边吃着糖葫芦,一边手做大圣望远状看着社火,还自在地摆动双脚,让挤得叫苦不堪的大人们,好生羡慕。我估摸,他同时打量的,还有远处的玩具摊、小吃摊,并已计划好看完社火,如何从树上溜下来,去花掉兜里的压岁钱——这样热闹开心的日子里,一场社火、一串糖葫芦可不够!更多的小孩子,鱼一样在人流里穿行,间或瞅一眼社火,仿佛他们的乐趣,全在于这灵活地穿行之中。看他们无忧无虑地享受着童年的快乐,我杞人忧天地在内心默默感慨:一年一年的社火看过去,他们也就长大了,温暖的怀抱、父亲的肩膀、路边的树杈便都不再属于他们,多年以后,十二的社火,将成为只属于童年的美好记忆,犹如人群中被高高举起的一串串糖葫芦,在记忆深处兀自红着,散发着诱人的怅惘味道。
    和我一样醉翁之意不在社火的,还有那些青年男女,正月十二,成了“人约黄昏后”的美丽代名词,就算天气寒冷,他们也不会穿得臃肿、捂得严实,发型要一丝不乱,衣服也定是左挑右选最亮丽打眼的那套。彼此约见,在熙熙攘攘的人流里牵手而行,很有些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之传奇色彩,再平凡的爱情,也似蓦然间多了无数人头攒动的背景或观众,因而有了不趋平淡的意味——于他们而言,正月十二的社火,是最喜庆的“红娘”。
    若你留心,还会看到肤色、口音、穿着均不同于本地人的新鲜面孔,他们往往是外地的媳妇、女婿或亲戚,一脸的专注惊奇之情,举着手机、端着单反,对着社火上拍下拍,对着人流左拍右拍。年年都有的社火,对他们而言,是难得一见的新鲜事物,拍下来,是要给没看过的亲朋好友一一过目,让他们也瞧个新鲜的。
    即便瞅着社火、听着锣鼓、置身鞭炮声中,也显得眼神疲惫、神情游离的,多是中年人。老人的安详知足与孩子的天真懵懂离得都远,青年的浪漫不羁正巧又侧身而过,余下的仿佛只有生活的种种烦琐与压力,即便正月十二的社火再热闹,在失神的一刹那,他们仍难掩面目之间的倦意与无奈,让人窥到庸常日子的不易。
    我喜欢那些在社火散去、鼓声零落之后,依然热情不减的人,他们兴冲冲给孩子买一件玩具,再彼此相邀,挤在小吃摊要一碗炒凉粉或酿皮子,边吃边回味品评一番,回去,投入明天的生活,让人觉得他们的日子,像正月十二的社火一样,红火而有奔头。
 
[近期推荐]
· 国家统计局党组理论学习...
· 国家统计局党组召开扩大...
· 国家统计局党组召开扩大...
· 《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
· 强化组织领导 统筹有力推...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