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心中的那座山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周末副刊] →返回首页
分享到:微信更多
更新时间:2015年03月13日 07:56:38

心中的那座山

□ 李喜安/文

      人们常说母爱似水,父爱如山。母爱,就像涓涓细流带给我们点点滴滴的温暖;父爱,则犹如威严矗立的高山,带给我们前行的信心和力量。的确,父亲这座高山就一直矗立在我的心中。
      父亲是1938年抗战时期入党的党员,后来便一直在外奔波。从我记事,父亲就在县里工作,母亲带着我们生活在乡下老家。虽然县城离老家不算太远,但那时在外工作的人没有天天跑家的习惯,甚至没有星期天休息的习惯,所以父亲很少回家。童年的印象中,父亲总是一两个月才回家住上几天。因此小时候和父亲没有多少交流,自然就有了距离感,父亲给我的感觉是让人惧怕的威严。后来渐渐知道,在烽火硝烟的抗日战争时期,二十几岁的父亲就秘密加入了共产党,开始了他光辉的革命历程。从普通党员、民兵,到村、区干部,建国初期父亲就已经在县里担任领导职务。后来在县领导干部中资历、工资级别都是数一数二的。而这些父亲从来没有给我们提起过。知道了这些,让我对一向威严的父亲心生了几分敬畏,为有这样的父亲而骄傲。从那时起,父亲就犹如一座高山矗立在我的心中,成为我人生路上前行的目标和奋进的动力。
      随着年龄的增长,开始看到哥哥姐姐在家里抱怨父亲。觉得父亲作为县级领导,却始终让母亲和我们生活在乡下,并且家里的生活状况和村里其他人家没有什么两样。甚至是别人家有父亲干活,而我们家却只能是母亲和哥哥姐姐去干。哥哥、姐姐考不上学的也只能在家务农。因此,家人、亲戚都抱怨父亲太讲原则,脑筋“死板”,不会给自己的亲人开后门,家人、亲戚没能沾上他什么光。对于这些抱怨,父亲一般情况下都会以沉默作为回应,说的多了,他就会简单地说句“不符合政策的事没法办”。而后,父亲依然信守着自己的原则。
      现在回想这些,我想父亲是明白和理解这些抱怨的,家人、亲戚的抱怨对他来说也应该是令他痛苦和为难的。可以想象,一边是自己的亲人,一边是政策原则,依父亲处事的行为准则和为人正直的秉性,他只能选择委屈自己和愧对亲人。况且,父亲从一个贫穷的农家子弟成长为县级领导干部,没有任何资本和关系,靠的是自己一步一步的努力,是组织的信任。他的成长经历,使他相信个人的前程要靠自己去努力,违背组织原则谋取私利的事不能去干。父亲这样做的结果,倒也让我们坚定了靠自己努力去奋斗的独立自强的思想和意识,连我这个姊妹中最小,在外人眼里最受家人疼爱的小儿子,后来也是通过高考走出了农村,参加了工作。工作以后听多了父亲的事才明白,父亲其实不只是对家人,对工作中任何事情都坚持原则,处理事情公道正派,是出了名的“老坚决”,因此在县里落下了“老坚决”的名号。也许正是父亲有如此名声,没有让人可抓的这样那样的问题,加上出身贫苦,历史清白,即使在“文革”期间,父亲虽然也“靠边站”过,但并未受到太大的冲击。
      让我更加仰视父亲这座高山,已是父亲离开我们的多年之后。1998年,我下乡任职一个乡的党委书记,当时这个乡面临很困难的状况,多数村的工作无法开展,乡财政状况拮据,干部、教师发不出工资。在我面临工作困境之际,意想不到的是走了几个村,那些年老的村干部竟都和父亲熟悉,他们深情回忆起和父亲的交往,称赞父亲的为人和作风,由此对我非常热情,对乡的工作也主动提出建议,并表示一定会积极支持配合我的工作。目睹这令我倍感意外的情形,使我在困难的情况下豁然看到了希望,深受鼓舞,开展工作也充满了信心。在接下来的工作中,这些村干部的确对我的工作给予了很大的支持,乡工作逐步走上了正轨。
      这一时期的另一件事,也让我至今难以忘怀。所在乡有一个1938年入党的老党员,儿子病逝后给老两口留下两个十几岁的孩子,家里生活比较困难,为宅基地还和乡村干部闹起了矛盾。从此,一直到县里上访,找组织部门,找县主要领导。为解决这个问题,县主要领导明确由一名县级领导包案解决。我到任不久,这位老党员听说是我来乡任职,就一改过去不找乡解决问题的做法,主动到乡里找了我。原来老党员战争年代就和父亲熟识,出于对父亲的敬佩才来找我。听完他的诉说,我感觉老党员的诉求并不复杂,症结主要是过去乡村干部对老党员不够尊重,关心照顾不够而形成和激化了矛盾。我对老人说:“您的问题乡里一定妥善地解决,以后还会多关心照顾你们这些战争年代出生入死的老党员,作为老同志希望您积极支持乡村的工作。”从此,老党员果然不再去县里上访。在乡里的督促协调下,村干部为其解决了宅基地。我还要求包村乡干部和村干部今后发放救灾救济款、物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要首先照顾这些老党员。这些工作做好后,老人非常满意。我在乡工作几年,老人一有机会走到乡里总要找我说上几句话,关系始终十分的亲切和融洽。
      两件事过后,一有机会我就会想起。而每每想起,“人过留名,雁过留声”这句话就会一次次涌入我的脑海,也由此思索到人生的追求,更不断地提醒自己,去做一个像父亲那样走到哪里都能留下好口碑的人。在我心中,父亲虽然离开了我们,但他就像化作了一座高山,不仅给我们树立了做人的榜样,也在默默地注视着我们。父亲虽然没有留给我们多少房产、钱财,却用他留下的口碑和名声依然在关爱呵护着我们。作为他的儿女,我们深深地感受着父亲对子女的这些大慈大爱,同时也深知我们应当去传承和维护父亲留下的口碑和名声,这是我们的义务和责任,也一定是父亲的意愿和希望。
      父亲,您在我心中,永远是令我仰望的高山。

 
[近期推荐]
· 改革创新引领农业绿色安...
· 抓住机遇顺势而为 强化合...
· 10月份国民经济运行在合...
· 创新:“第一动力”的时...
· 为民营经济营造更好发展...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

报社简介 | 广告刊例 | 投稿信箱 | 记者名录 |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 | 报刊记者站管理办法 |
通讯地址:北京月坛南街57号国家统计局中国信息报社 邮政编码:100826
网址:http://www.zgxxb.com.cn 中国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38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