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闲理丝簧听好音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周末副刊] →返回首页
分享到:微信更多
更新时间:2015年02月13日 08:19:34

闲理丝簧听好音

■  张明/文   

      连续几天的阴雨之后,这个周末,竟是一个无比灿烂的艳阳天。于是,读书写作的打算就在推开金光炫目的窗户之时烟消云散,忽然就起了整理书信和文稿的心思。于是,泡上一杯茶,将所有抽屉中与文字相关的东西堆放在阳台的茶几上,慢慢去理出个清晰的头绪。
      不急,不忙,不慌。难得天是如此晴好,难得心是如此晴朗,理它一天又何妨!多少年来,积累了多少亲朋的书信,积聚了多少师友的贺卡,积攒了多少证书,又积存了多少无法分类的文字!人届半百,是要好好梳理一下前尘,好好规划一下前路。
      轻拢慢捻,条分缕析。我把每位师友的来信和贺卡都用单独的信封装好,把所有的证书都归于一个抽屉,过去的脉络愈来愈清晰,我在功成的喜悦中泪水盈眶。
      常会在文章中引用气中师、千帆先生、勋初先生的来信,今天的整理中才发现母校不少老师的深情鸿雁。语言学家鲁国尧先生给我来过八件书信和贺卡,洋洋洒洒的文字,倾注着对我这个老学生的爱和希望。红学专家吴新雷先生只给我上过一门选修课,我发现他的来信竟有六封之多,都是他收到我的作品集后回复的。信都不长,只有寥寥几句,语言也极普通,比如“《怀念西南联大》等篇甚为有味”“谢谢你给我贺年柬,我已收到。我今也祝你新年好”,但这一行为本身折射的是老一代学者对人的尊重。吴先生的这种风范,如今多少人能有?或将成为一种消失的古典吧?
      同学来信最多的是北京的倪雷。一直为她的遭遇惋惜,一直惦记她的病体。然而,她的信中丝毫看不到愁怨,有的只是对生活的知足感恩之情。这或许是她从研究古典文学父亲身上遗传的特质吧!特别珍爱她为我文集作的插图“阿明吹笛”“阿明放爆竹”,充满了古典的意趣。还有毕业20周年聚会时她为我画的一幅水彩画,只是简单的萝卜青菜,是不是意在“嚼得菜根,百事可做”,表达了她对简单生活的珍爱?
      女儿送的卡片虽然不多,但重读之时,不禁让人笑中噙泪。这一张上写着“最帅的人请打开此card”,那一张上写着“祝爸爸生日快乐!价格打折,心意不打折”,这都是她幼时的“杰作”。最有意思的是,有一张贺卡上写着“此贺卡内容不易理解”,我想,这样的语词一定是一个幼童的真实心理。在她的眼里,父母就是最爱的人,而她在神秘兮兮写着贺卡时,以为她的心思对大人来说一定是很神秘的吧,哈哈。现在,她已是大学三年级的学生了。我想,在很长很长的时间里,在她为成长、婚嫁、职场忙碌的相当长的时段里,我不会收到她的卡片的。所以,当日后已是为人母亲的她送我的贺卡和她幼时的贺卡链接之时,岁月无情的断裂和有情的接续,将会留给我和她对于人生的深长思量。
      这些年来,出版了几本作品集,每本我都寄赠国内的一些图书馆,因此也得到了他们回赠的证书。这些证书多姿多彩,各有特色。北京大学的证书是红色绒制的封面,显得庄重;母校南京大学的证书只是一张淡红的信笺,显得简洁。而中国现代文学馆的证书则是蓝色的大张,显得雅致。新千年的第十五日,该馆馆长舒乙先生曾手书冰心先生送他的联语给我:“雷霆走精锐,冰雪净聪明。”每思及此,对中国现代文学馆更增添一份独特的情愫。尤令人感动的是,几乎每年,母校和现代文学馆图书馆都寄来贺年卡,在体现他们不忘馈赠之情的同时,留给我的也是回奉玫瑰的长久余香。
      在这些文字中,还有一些非常珍贵的资料。比如《服务导报》编辑程欣的明信片,她的生命早已定格在29岁的年轻岁月;《金陵晚报》编辑张榴从加拿大寄来的明信片,从杭州邮路几经辗转才到我手中;泗阳一些未曾谋面的中学生给我写的信,我为自己的文字曾激励了一些学子而感到欣慰。还有,那些爱过的人寄来的贺卡,写来的信件,我小心地装入信封,不想去重读,却应该好好珍藏。
      气中师的来信和他的生平介绍放入一个信封了,千帆先生和纪念他的南大校报放入一个信封了,父亲的信和他的打油诗放入一个信封了,女儿的信和她初一的军训日记放入一个信封了,同学通信录放入一个信封了,中学老师的摄影作品放入一个信封了,中学、大学的纪念贺卡放入一个信封了……在把这些东西归拢一处的时候,才发现五十年的人生中有多少美好的情愫滋养了我,有多少人和事都已走进再也回不去的岁月深处!
      是啊,知天命之年的我也走进岁月越来越远的深处了!梳理一下这些旧物,其实就是回望自己的历程。这些历程,对别人没有意义,更无关单位和国家,但对自己来说,却是人生历史的一部分。在我们每个人的历史中,自己扮演着主角,却也有无数人在前台或后台为我们辛勤操劳,成就和支撑了一个现在的“我”。我们不该淡忘的。就是那些挫折或伤痛,也是人生的营养。我们不该恨憾的。于是,在这个阳光依然温煦、微风使人轻飏的黄昏,宋人赵长卿的词句跃上心头:“闲理丝簧听好音。西楼剪烛夜深深。半嗔半喜此时心。暖语温存无恙语,韵开香靥笑吟吟。别来烦恼到如今。”理着这些昔日的文件,就像听到遥远处传来的丝竹管弦,是嗔是喜还是暖?究是温存或烦恼?说不清的人生况味,道不尽的思念牵挂,盈于心的万千情怀,都付与这阳光和轻风之中……

 
[近期推荐]
· 发挥督察“利器”作用 全...
· 国家统计局负责人就贯彻...
· 国家统计局党组理论学习...
· 国家统计局党组召开扩大...
· 国家统计局党组召开扩大...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

报社简介 | 广告刊例 | 投稿信箱 | 记者名录 |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 | 报刊记者站管理办法 |
通讯地址:北京月坛南街57号国家统计局中国信息报社 邮政编码:100826
网址:http://www.zgxxb.com.cn 中国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38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