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听老百姓说话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周末副刊] →返回首页
分享到:微信更多
更新时间:2014年08月01日 08:40:25

听老百姓说话

■ 芦伟华/文   

    这阵子跟同事聊天,谈得最多的就是千村调查。千村调查要干的事儿很多,比如拟定方案,明确选题,设计问卷,走访调研,撰写报告等等。在我看来,最最重要的,莫过于蹲下来听老百姓说说话儿。
    为什么这样讲?打个比方,如果将社会比作一部行驶中的汽车,那么它既有负重前行的车轮,也有大局在握的方向盘。车轮代表基层,方向盘代表政府。有时候,车轮在坑坑洼洼的地上颠簸,它会抱怨方向盘:“你怎么指的路啊!”又有的时候,方向盘找到了一条更为便捷的路,但车轮不给力,方向盘也会抱怨:“你怎么不听指挥!”其实,既不怪车轮,也不怪方向盘。不是老百姓目光短浅不讲政策,也不是政府部门拍脑袋瞎决策,各自站的位置不同,看待问题的角度自然不同,所以解决问题的途径便在沟通之中。下基层,转作风,听老百姓说说话,如此才能你懂我我懂你,让路走得更顺一点。
边走边听
    黄栋是一位退休的县队队长,人退了但心没退,依然在调查的第一线。前不久,接到他打来的电话,问及近况时,他说在搞一个调研,是关于如何解决农田水利灌溉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对于调查队而言,搞调研这个词就跟吃饭一样稀松平常,并没引起我多大的兴致。但接下来的几句话,不经意间挑动了我的神经,“我这几天跑了6个乡12个村,前阵子下大雨,正是对农田水利的一个大检验。水排不出去,早稻和一晚稻过水面积较大,不同程度地影响了粮食产量。我到流湖乡清溪村,村干部跟我说,那里渠道淤泥堵塞严重,带我去看,7000米长的水渠,需要清理的淤泥就有3000立方米。还有昌邑乡游塘村,近万米的渠道急需清淤,6口门前塘需防坡防渗,村民反映要更换一台100千瓦的变压器。我还走访了水利站……”调查出真知,其实光是这番话,就让我对他即将撰写的调研报告有了不小的期待。
    去年,这位老队长还作过一个很有趣的调研。他发现县城北郊的菜场旁边,每天早上都有几千人,拿着工具站在那里,等待有人找他们做工,风吹日晒,从早到晚。于是他一大早跑去蹲访,买了几个大西瓜,跟农民工一块坐在地上,边吃边谈心里话。他问:“你们为什么来这等工?”松湖镇的熊贵生就说:“在这等活的,大多是周边乡下人,家里没田或者田少人多。我家12口人,就3亩2分田,不出来打工怎么活?”黄栋队长又问:“在这等,活好找吗?”昌邑乡的陶三金说:“不好找,每个月有10天的活儿就不错了。”联圩镇的万根水说:“一看到包工头,大家就一窝蜂地上去争,有时候还会打架。”黄栋队长紧跟着又问了几个问题:“这里收入还行么?去过正规的劳务市场么?在这里最担心什么?想不想政府为你们建个好点的劳务市场?”农民工们抢着回答。其实,那份调研报告总共才千余字,但把露天劳务市场这件事儿谈得透透彻彻。因为他听来了真话、实话,像熟透的稻穗,沉甸甸的,有内容,让人看得心里踏实。
    从老队长那儿,我得到的最大感触就是,凡是老百姓的事儿,就一定得到老百姓身边去。坐下来,喝杯水,聊聊问题是什么;站起身,走一走,看看情况怎么样;拍拍头,皱皱眉,想想困难有多少;悉心问,侧耳听,建议自在其中。只有眼睛看得到问题,脚下走得了洼路,写出来的文章才能有份量。边走边听,要听得清,听得实,更要听得真。
用心去听
    有次看书,无意中看到一篇台湾现代农业考察笔记《果蔬吟》,顿觉爱不释手。抛却其文学性不谈,文章展现的那种调查的细致和深入,一度令从事统计调查工作的我汗颜不已。以往搞调研,往往预设主题、框架,甚至事先想好了可能存在的问题以及应该提出的建议,带着一种求证的态度去问,去听。这样的思维方式,虽然操作起来针对性更强,效率也更高,但“过于功利性”,而且容易忽视更宽层面的表象以及更深层次的根源,在此基础上提出的建议也会有“阳春白雪”之嫌。
    《果蔬吟》呈现的是另一种更具生活化,更有纵深感的调查方式。比如,文中提到一个观点“在台湾做有机很难”,支撑这个观点的是对农民刘胜雄的调查,一一历数了他这些年搞有机农业成功和失败的经验,“豌豆,容易生白粉病;四季豆,较棘手;小黄瓜,有露菌病;葡萄,不敢种,农药太多了”。从生产成本到生长规律,种植实际,再到消费者的购买意向,以每一个果蔬为切入点,调查细到分毫,有机难做这个问题就在娓娓道来的讲述中得以清晰呈现。
    再如“台湾农业,小农经济,精致农业”这一观点,文章从历史的角度追溯。1953年台湾土改后形成了极端平均的小农经济,农民卖地意愿不高。1984年提出“精致农业”,实际上是在多种政策调整无果,无可奈何保留农业现代化发展瓶颈的前提下,向其他方向努力突破的结果。“精致农业”是一种现象,但从纵向看,它同时也是一个问题,台湾农业发展的方向也必将围绕“精致”二字大做文章。这一观点以时间为主线,脉络之完整,可见一斑。
    对比之下,细思之后,对自己曾做的“现状、问题、建议”三段式文章有些羞愧。其实现象、问题都不是割裂存在的,不论合理与否,都有其存在的土壤,那是一张网,不能只扯两根丝,那是一棵树,不能只看主枝。与此同时,建议的提出一定要看清前因后果,来龙去脉,否则难免会有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之嫌。用心去听,不仅要听你想听的,还要听当事人告诉你的,或许无意中对方讲述的某句话,恰恰就改变了你对某个现象的固有看法,或是暗含了解决某个问题的宝贵线索。用心去听,多问,多听,别怕听得庞杂。
端正态度听
    平日里,我喜欢听老百姓说话,虽然言语比较“糙”,但理不“糙”, 一字一句都是从生活里沤出来的。天空之下,土地之上,身体力行而来的体验,实实在在,不精致但有分量,像棒子面儿,鲜鲜亮亮,有嚼劲儿。另一方面,老百姓也希望政府部门能够听他们说话,替他们解决实际困难,但这种希望并不带有乞求的意味。“官对民”的视察只能得到“场面话”,而“民对民”的平等对话才能换来掏心窝子的信任。黄栋队长说,他在作露天劳务市场调查的时候,刚一靠近,农民工哗的一下围了上来,误以为是招工的。在说明来意后,几个农民工激动地说:“没见政府的人来过,你是第一个。”这种激动,发自内心,源于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尊重。你来,带着公务人员的身份,便代表着政府对我们的关怀,代表着我们的境况有进一步改善的可能,如此我必将对你一一倾诉,细细道来。
    老百姓的话要听,但怎么听还有个立场的问题。讲件小事儿,前两年做过一个生猪调查。谈及猪场新建、扩建用地难的问题时,有个养殖户说,能不能由政府出资建设生猪养殖场,然后通过公开招标的方式租赁给经营者。我当时眼前一亮,这个建议不错呀,既可极大地减轻养殖户资金上的压力,又可避免违规建设引发环保问题和群众上访,于是马上写进调查报告。后来,在一次座谈会上,有位领导问的一句话让我瞬间陷入沉思。他说:“这个建议是不错,但对生猪养殖这件事儿,政府的重视度会不会提得那么高呢?”一语惊醒梦中人。的确,从生猪养殖户的角度看,这样操作有很大的益处。但我从未想过,它运行时所需要的成本,以及是否与收益相匹配?凡民生,皆重要。但事有轻重缓急,资源使用有先有后,考虑问题就不可一叶障目。
    作为一名政府工作人员,在撰写报告时,不仅要把自己当作一个容器,将老百姓的话装进去,还要从政府的角度,从大局的观念出发,把那些声音消化一下,吸收一下,反复验证,小心求证,仔细修正,多打几个问号,多想一下行不行,不能只当传话筒。如此,建议才能更具操作性,才能更加切合实际。
    端正态度去听,就要不偏不倚,不盲目,不失衡,实事求是。心正,身正,自然就能行得正!

 
[近期推荐]
· 10月份国民经济运行在合...
· 创新:“第一动力”的时...
· 为民营经济营造更好发展...
· 2017年《中国妇女发展纲...
· 共享中国机遇 共创美好未...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

报社简介 | 广告刊例 | 投稿信箱 | 记者名录 |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 | 报刊记者站管理办法 |
通讯地址:北京月坛南街57号国家统计局中国信息报社 邮政编码:100826
网址:http://www.zgxxb.com.cn 中国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38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