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南江的颜色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周末副刊] →返回首页
分享到:微信更多
更新时间:2013年12月06日 08:44:02

南江的颜色

■  刘振坤/文

    从成都出发,经过长达7个小时的漫长跋涉,抵达南江县城时已是夜幕四合。待一切安顿完毕,忽然想到,接下来的几天里会是怎样的时光呢?那一刻,窗外正秋雨如丝,偶有落叶自天而降,看着看着竟有些入迷。于是,不由得关上房门,向雨中走去。
    南江夜,闪烁着迷离的光芒
    虽是深秋,但南江的雨并不怎么寒凉,况且又是那样细碎,正好作为散步的背景。一个外乡人,加上完全陌生的街道和南来北往的行人,诗兴便由此而生。便想,或许她已在此等候许久,或许是从成都一路追随而来,根本就没有分开过,但不管怎样,在异乡,我们又重逢了。
    重逢的不只是我和雨。
    沿街而行,尚未打烊的铺子依旧热闹,水果店、服装店、美发店、微型超市依次排列,三三两两的少男少女衣着鲜亮地自由进出,一切是那样的平和自然,似乎透着南江人对生活状态的自信和满足。而隔不多远就有一处的小饭馆里,酒未尽,人正欢。虽然听不懂巴山蜀水哺育出来的那些热烈的话语,但一阵阵外溢的爽朗笑声,不经意间便触动了自己内心里的某一处。曾几何时,在与此类似的彭城小酒馆的一角,也同样有着几个桀骜不驯的少年的身影。当然,也同样安放过一个孤独青年的忧郁剪影。南江的夜,亦让我和昨天的自己在异乡重逢。
    一边缓慢地走着,一边任思绪放飞。虽是过客,不认识这里的任何一个人,却感觉自己似乎早已来过这里,深爱着这里的每一条弯曲的街道,每一栋闪烁着迷离光芒的楼宇,每一条悠然流淌的小河,甚至是那些从火锅里散发出的浓郁香气……而我更知道,越过夜色中的霓虹,在极远处的黑暗中,是一座又一座连绵的山峦。此刻,绿树红花,正做着深秋的梦。
    当然,既行进在南江的土地上,便无法绕开“难江”两个字。这个位于四川北缘米仓山南麓的城池,早在先秦两汉就有政区建制。大约在公元525年,始建难江县。所谓“难”者,无非意指江水难涉。由此,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1500年前的江水到底是怎样的狂放不羁,到底吞噬过多少无辜的生命和蜀人赖以生存的良田?好在时间永远属于后来者,可以集万千之力改变所有的一切。当历史的脚步行进到明正德十一年(公元1516年)时,“难江”改为“南江”。尽管只一字之差,却印证了南江人以自己的心智和汗水所经历的朝圣般的艰难之旅,虽九死一生,却终成正道。
    不知何时,雨已悄悄地停了下来,雨后的南江城,自有一种清新气息从四周涌来。伫立在一座叫不出名字的桥上,俯首是波光粼粼的江水和岸边低处的灯火人家;仰望四周,高低错落间尽是霓虹灯于夜色中摇曳的迷离光芒。恍惚间,不知道从何处飘来了李健那极具特质的声音:“迎着月色散落的光芒,把古老的歌谣轻声唱,无论走到任何的地方,都别忘了故乡……”
    今夜,我在异乡。
    今夜,没有月光照人,没有星辉洒在我千里投奔的陌生城池。但今夜,我目睹了重逢的影子,以及在迷离光芒中复活的前世今生。
    光雾山,五彩斑斓的世界
    十月即逝。
    十月的风以及十月的雨都将在最后的日子里渐次消失。十月即逝,但我还是赶上了光雾山上那些红叶的步伐,在他们即将完全扑向泥土之前,完成了一次景仰和膜拜之旅。
    我们是在30日上午开始出发的。
    此前,在南江县政府的会议室里举行了简短的开笔仪式。令自己激动并自豪的是,我有幸朗读了自己从成都到南江途中草就的一首名叫《从成都到南江》的小诗:暂且把草堂的故事放在一边/把离乱伤感以及黄昏的落日归于虚无/坦途浩荡/不给南江带去一丝尘埃/只将一路的细雨雾和风凝合成诗/巴山蜀水虚位以待/一个谦卑的人/从不敢忘记蜀道的艰难和久远/不是肩膀太瘦弱/再宽广的胸怀也不敢让一条江流过/更不敢让满山的红叶/把自己引燃
    可以说,未到南江,我心已至;未见红叶,我心已燃。因此,当汽车向着目的地出发时,于心底的激动早已无法言表。
    中午,在牟阳古城山门处吃农家乐,趁着饭毕的间隙,来到屋后的小溪边。其时,细雨蒙蒙,不远处的山峦橙黄红绿交相辉映,雾气中,时隐时现,如诗如画。面对此情此景,一时间竟找不到恰当的词语予以描绘。好在手中握有相机,遂将最无言处统统交给了快门,总算没了遗憾。
    继续前行,一路上,尽管知道两边都是山,但因为水雾太重的原故,目力所及之处,只是模糊的一片。而雨也时断时续,似乎要把沿途所有的色彩都隐藏起来一般。神游一番,以为光雾山到了,睁眼一看,米仓山却在眼前。正疑惑间,随行的当地同仁解释道,光雾山是统称,米仓山则是整个光雾山系的支系,而我们要去的大坝景区就在米仓山国家森林公园之内。
    第一站,风景画廊。
    一入“画廊”,就被眼前的景象给震撼了。就在两个小时前还朦朦胧胧的黄色、橙色、红色、绿色,此刻竟在咫尺之间。树上,地上,树和大地之间,一片片,一丛丛,漫山遍野,红黄、橙黄、淡红、深红、黄中带红、红中带绿,一眼望过去都是水青冈的红,但每一片叶子又不尽相同,那是层次分明的红,那是热烈到极致的红,让人沉醉的红色呀!再看看那些枝丫,纵横交错、相互缠绕,刚与柔交织,动和静相和,不俗气、不炫耀、宁静而美好。
    如果说风景画廊只是水青冈的个人写真,小兰沟便是溪水、青石、红叶交融于一体的天然画卷。面对这个渐次展开的山水画轴,实在说不清是人在画中,还是画在眼里。溪流带着红叶淙淙前行,每至拐弯处总会在青石上留下一层层洁白如雪的浪花;而青石也总会在下一个惊奇的所在等候着溪水的到来。此处的红叶,变得更加缤纷多彩,水青冈的橙黄、枫树的火红、椴树的褐红以及叫不出名称的叶子,将一条小兰沟变成了红、黄、绿汇聚的海洋。此刻,雨也尽情地撒欢,但谁都懒得去看他们一眼,伞既已变得多余,他们惟有寂寞中来,寂寞中变成流水并归于虚无。
    当然,米仓山的风景绝不止于风景画廊、大小兰沟。在黑熊沟,你可以发现另一种美丽。此处重峦叠嶂,一步一景,与隽永典雅的小兰沟相比,黑熊沟更显雄浑和大气。在这里,水声更加喧闹,溪水越发激荡,跟着流水的脚步,总能体味到一种峰回路转的惊奇感觉。因为宽阔,所有的树叶开始向着溪涧低处伸去,红的更红,黄的更艳,那情景,似表白,更像是诉说衷肠。时光流逝,青山不老。
    可以说,没有什么能超越时光,但思维是个例外。
    为此,借着想象的翅膀越过一个季节,去想见冬天的光雾山是如何的晶莹明丽,如何地让一束束冰挂水晶般映照湛蓝的天空,并上演一幕幕只能在孩童心里才有的童话剧;或者将春天拉近眼前,看杜鹃花如何开得像云霞般绚丽烂漫,水青冈如何抽出一枝枝向天的神剑;而面对夏日繁盛葳蕤的树木,淙淙欢歌的溪流,乃至鸟语花香,皆可一并拢入怀抱。
    而人生就该像光雾山的树一样,该发芽时发芽,该青春时青春,该灿烂时灿烂,该告别时绝不留恋。如此,方能活得轰轰烈烈,活出个中滋味。
    光雾山,五彩斑斓的世界。
    牟阳故城,深邃雄浑的乱石
    不是故乡,处处故乡。
    在多雨的深秋走向牟阳故城,绝对是一个理想的时段。此时,红叶已经盛开,云雾顺着山坡、溪流,时浓时淡地出没,让远山的风景隐隐约约。或现红、黄、橙、蓝、绿的颜色,或呈远、近、无的视觉观感。
    石头的记忆最是久远,遗传学的数字可以追溯到亿万年之前。可是,那又有什么意义呢?不如俯身下去,触摸那一块又一块早已没有棱角的石头,探析那些自己不曾经过的世态炎凉。
    想一想兽行的时代,想一想人不如兽的时代,再想一想人兽并肩的时代。一切,都在命运的循环往复之上。
    而透过故城墙上乱石间的缝隙,不仅能看到和老家屋后一样的灰色天空,似乎还能看见那个业已消失的城池,以及王的目光。
    夏、商的烟云总是飘渺,牟城景色即使再美,能目睹者几人。
    但王是真实的。
    这个有着千年使命的故乡人,一经出发,便不顾一切。夺命、占有、反思以至于同仇敌忾……他的目光看的比同时代的任何一个人都要远。从彭城看到汉中,从汉中看到米仓古道上的牟阳城,甚至看到了韩信骨子里的情愫。从此,历史开始了属于刘邦的纪元——“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但牟阳城并未因此而寂寞。刘邦的军队走了之后,同样是故乡人的张鲁于400年后再次于此囤积军粮,练兵抗曹,尽管最终降于曹操,但终归成就了“镇南将军”的英名。
    但毕竟是一个边城。于此卧薪尝胆可以,于此坚忍以待时机可以,一旦成就伟业,便将此抛于脑后。也因此,牟阳故城的石头一堆就是几千年,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兀自深邃着、雄浑着。或许,如果不是民国时代被彻底摧毁,烟雨中的牟阳故城当更显历史的真实与跨越时空的魅力。
    当时风雨在,故人已远行。
    新农村,清亮美丽
    入川多日,以为巴蜀大地只有雨和雾,只有湿漉漉的心情。当迎来11月的第一天,南江却为我们捧出了一轮鲜红的太阳。大自然的恩惠,不仅驱散了心中的云雾,也将一个个鲜亮的新农村集中居住点展现在我们的面前。
    将营新村,是我们到访的第一站。
    在没有看到真实的将营新村之前,心中的期许并不怎么强烈。因为当地提供的一组数字实在让我感觉心情沉重:南江县贫困人口为9.55万,占人口总数的13.5%,32.6万人存在饮水安全问题,18万亩耕地无水源保障,20万人口居住在洪水淹没线以下,8.6万农户居住在农村危旧的土坯房中,再加上“八山一水一分田”的“靠天吃饭”的现实……所有这一切,无论如何都不能和一个背依青山、有着黛瓦白墙的美丽山村结合起来,但将营新村偏偏是个例外。
    走下汽车的瞬间,一下子就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一幢幢排列有序的新居神清气爽地伫立在阳光下,显得那样安详、寂静,极像是我们内心寻找并力图进入的某个村庄的境界。走进新村,“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的情景随处可见,秋风过后,竹影摇曳,一切都在静谧中发生着。由于大多数村民已出去打工或者下田劳作去了,此刻的村庄显得极其安静,如果不是偶然间看见三两只猫或者狗逍遥自在地经过村中道路的话,真以为这个村庄还在熟睡之中。蓝天下,一块块反映孝道文化的木牌极其醒目,黄底金字中,都是中国传统的孝道故事,看后颇有触动。便想,一个村庄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有了人的气息;一个村庄有没有灵魂,要看庄里人是不是幸福安康,是不是流动着人间温情。在这一点上,“孝道文化”真是功不可没。
    就在我们即将告别将营新村的时候,在村口遇见了两个同龄人。没有多余的寒暄,一问一答间尽是真实的道白:
    你们是从灾区搬迁过来的吗?
    是的,老家被泥石流给毁了,没法住了,政府让我们搬到了这儿。
    现在的生活安定吗?
    非常安定。以前都是土房子,现在住上了防震的楼房,地势高了,再不用担心泥石流了,也不怕地震了。
    那还能养猪、养鸡吗?
    几乎是同时,两个脸色黝黑的男人一起指着远处的一片集中养殖区的屋舍说,看,全都在那儿呢!
    告别将营新村,我们又来到在红顶社区。
    依然是整齐划一的新居,干净清爽的街道,凉亭连接着回廊,回廊连接着田野,杜鹃花和月季互不相让地开放在农家门前的花坛里。目睹这样的情景,忽然间就有了在此安家该多好的想法。在一处盛开着杜鹃并植满兰草的新居前,我见到一位姓熊的大姐,她有着白皙的皮肤,明亮而有神的大眼睛折射出一种自然的美丽。征得大姐的同意,我有幸走进了这个有着250多平方米的小楼里。尽管家中的器物并不多,但有两个地方让我记忆深刻。一是整洁有序,尤其是厨房里那洁白的灶台,几乎可以用一尘不染来形容;另一个就是设置了一个专门放麻将机的房间。灰色的水泥地坪,古朴陈旧的桌椅,现代化的自动麻将机,这些看似毫不搭界,却又有着必然的联系。似乎看出了的疑问,熊大姐解释道:这是为老人准备的,有机会就接他们来住上一阵子,没有乐处,老人家也呆不下去呀!考虑到他们年龄大,就没有铺地砖,地显得有些脏,别见怪啊。她的话尚未说完,于我的内心已是暖流涌动了……
    一路走,一路看,远山近村,处处蓝天白云,秋风送爽。
    在成都喜来登集团经营的富硒杨梅产业基地,一种新的经营理念正在探索实践中,“公司+专合组织+基地+农户”的模式让土地得以合理流转,农民不再为果子的销售发愁了。望着深秋里依然郁郁葱葱的千亩果园,我仿佛看到了南江人民脱贫致富的美好未来。
    不是没有疑惑,也不是没有困难。在正直镇的长滩社区,几位村民向我们反映,新农村建设真是好,不说别的,看看这些漂亮的房子就知道了。但每亩土地补助的款子实在太少,只能够满足最基本的生活需要,其他人情来往、上学看病就没钱了。这的确是现实的困难,但这也是前进中的困难,面对困难,惟有继续向前才能找到出路。正如南江县的一位负责人讲的那样:始终坚持把扶贫攻坚作为消除贫困、同步小康的有力抓手,整镇整村连片推进扶贫开发,切实改善群众的生产生活条件。我相信,南江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
    这一天,注定难以忘怀。
    这一天,南江有白云蓝天,远山如黛;这一天,南江修竹貌美,山村风光如画。
    结束的话
    米兰•昆德拉说:当你还在我身边,我就开始怀恋,因为我知道你即将离去。无论是我之于南江,还是南江之于我,开始之刻便意味着结束之时。只不过,人虽已离开,但南江的颜色却永远映在了我的脑海深处。
    祝福你,美丽的南江,色彩缤纷的南江!

 
[近期推荐]
· 抓住机遇顺势而为 强化合...
· 10月份国民经济运行在合...
· 创新:“第一动力”的时...
· 为民营经济营造更好发展...
· 2017年《中国妇女发展纲...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

报社简介 | 广告刊例 | 投稿信箱 | 记者名录 |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 | 报刊记者站管理办法 |
通讯地址:北京月坛南街57号国家统计局中国信息报社 邮政编码:100826
网址:http://www.zgxxb.com.cn 中国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38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