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一个调查队长的行与思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周末副刊] →返回首页
分享到:微信更多
更新时间:2013年06月21日 09:33:45

一个调查队长的行与思

■  芦伟华/文
 
    在做这个采访之前,我是有点打怵的。早先听闻他是一位严肃的人,不怎么开玩笑。而采访的主题定为城乡住户调查工作,也是个一本正经的话题。
    但是在一次次的接触中,我渐渐地发现,他不苟言笑的外表下,还藏着许多很细腻的情感,让他足以将这份工作“照顾得周周到到”。
    他叫吴光华,国家统计局南城调查队队长。高高瘦瘦,典型的南方人。
(一)
    6月3日上午,江西南城调查队会议室。吴队主持召开了上半年城乡住户调查一体化和农民工季报培训会。小小的会议室坐了10多个人,满满的,刚够大家写字的空间。桌上是一沓沓记得密密麻麻的账页,很多却不显凌乱。
    吴队还是一如既往的正装:短袖衬衫、深色西裤、黑色皮鞋,干净而利落。
    那天,他对10位辅调员讲了三点要求,一是收取账本时,发现问题,立即由记账户自行更改;二是每周都要上户,加强感情联络的同时,督促其记账;三是发现记账户出现特殊情况未能记账的,立即与调查队联系。
    吴队的声音并不高,语速也稍稍缓慢。讲话间隙,时而略略停顿,时而微微皱眉。
    住户调查工作,外界看来或许只是统计几个数字。只有真正做过的人才明白,这近乎是一项“工程”。翻开账本,上面记载的工资是否符合行业标准?有没有外出务工收入?每月是否写清了食品支出、水电气支出,调味品、洗涤用品这样的超市购物记录准不准确……
    住户调查工作就是如此“婆婆妈妈”。
    每一次例会,吴队都会刻意强调那几点要求,10多年来早已说过千百遍。也许有人会说,是不是官话?算不算老生常谈?但是我想,那也许是他脑子里扎了根的弦,绷得紧紧的,所以他必须要说,时常要说。
(二)
    天井源乡蔡王殿村,那里是大片蔬菜基地,许多农民以此为生。去年12月开展一体化改革时,南城调查队刚好抽中这样一位菜农做记账户。
    “不记,不记,怎么说都不行。你去找别人吧。”面对辅调员,他的态度坚决得毫无回旋余地。
    第二天,吴队带着工作人员一起来到了他的家里。那是一个农村常见的小楼,大门开着,他刚好坐在院子里收拾着刚采摘来的蔬菜。
    “老王,调查队的人来了。”辅调员喊了一声。他抬头看了一眼,没做声,又埋头忙活了起来。
    辅调员无奈地看了看吴队,摊了摊手。
    吴队走上前,从包里拿出一把簇新的天堂伞,递给那位记账户,“记账这个工作确实不容易,这个纪念品送给你,一点心意。”
    那位菜农这才站起身,拍拍手上的土,示意吴队先坐下来。
    “地里都种了什么菜啊,收入怎么样?家里住着几口人,小孩多大了?”几句家常话下来,那位菜农的神色稍稍起了变化。
    “老王啊,80年代那会儿,当时的农调队在咱们蔡王殿村也有住户调查点,我还经常到这儿工作呢。那会儿你年轻,应该有点印象吧?”
    那位菜农点点头,“听说过。”
    “我们记这个账可不是为了调查队记的,是国家需要,政府都下了文的。你看,你自己也是村小组长,以前还干过出纳,是村干部,觉悟也比一般人高,是吧?”
    那位菜农搓了一下手,“吴队啊,不是我不记。你看看,我种这么多菜,要记的话,每天至少10多笔。还有,葱、韭菜,这些我都是按把卖的,你们这个账要按斤记……”
    “你这个情况,记账是有点繁琐。但是,如果你开始记了,就会越记越熟练,每天花个10分钟就能做好。我做了10多年住户调查,接触了几百个记账户,你要相信我。另外,按把卖的菜,你可以估算下折合成每斤多少钱呀,只要确保每天卖菜的总钱数没错就可以。”
    在吴队一番劝说下,那位菜农开始犹豫了起来。
    “我们这个住户调查点是不能随意换的。一个调查户出了问题,会影响全县的数据。你看,能不能克服一下,帮帮忙,先记个半年。实在不行,半年后我们再换,好不好?”
    “行!吴队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就先记着。”
    “谢谢!”
    从那位菜农家出来,吴队停顿了一下,转身对辅调员说:“这个调查户家里多走动走动,有什么问题及时跟我说。”
    吴队说,这件事他一直惦记着,不放心,就怕这个记账户突然又不记了。半年后,问了辅调员,那个记账户没有再说不记的事。
    说到这,他的语气突然轻快了,还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小得意。一个平日里都很严肃的人,突然呈现出这样细微的情感,我也不禁跟着开心了起来。
(三)
    前不久,南城调查队一位同事说起件事。今年元旦那会,正值城乡一体化试点工作开展一个月,有几个调查点的辅调员和记账户对如何记账不熟悉,而且有点闹情绪。吴队就带着她们几个人下乡做工作,又是一番口舌。她说,那几天冷的要命,下了冻雨。刚好又是放假期间,心里那个“恨”啊。
    我跟吴队求证这件事时,他点点头。“我们队里有两个比较年轻的同志,一个是小刘,一个是小彭,都不是南城本地人。元旦的时候,有几个住户点要做工作,我就让她们一起跟着下乡了。说起来也挺愧疚,但是没办法。”
    “今年一月份的时候,小彭的妈妈还从南昌赶到南城来了。她想不通,怎么女儿这么忙啊?都好几个星期没回家了,元旦也说加班。心里实在不放心,想着是不是谈对象约会去了。”说到这,吴队自个儿也笑了,“小彭的妈妈跑来一看,这才相信真是这么忙。我请她吃了一餐饭,跟她好好解释了一下。工作本来就不容易,别弄得人家妈妈有意见了。”
    “这项工作确实是累,老加班不说,有时候还求人记账。但是,我觉得,一件事要么就别做,如果做了就一定要做好!平时我都是这么要求队员们的。”
    采访中,他慢慢说着,我细细记着。不知不觉间,心里慢慢升腾起一股敬意。
(四)
    时代的大背景下,每个统计工作者都在朝同一个方向前进,心里也都有自己对未来的一番憧憬!
    “上世纪90年代,农村住户调查补贴每月5块钱,现在每月40块钱。虽说翻了3番,但跟物价比起来,跟当时和现在农民的收入比起来,还是远远不够的。如果能将记账户每月的记账补贴折合为当前农民工务工一天的工资,100-200元,而且实行城乡记账户统一标准,就能更好地调动他们的积极性。”
    “社会在不断发展。以前没有的问题,现在也出现了。比如隐私问题。建昌镇体育路居委会有一个调查户,为隐瞒妻子,将子女私下给他的钱拿去打牌,收入、打牌输赢都不记录账本中。现在,要适应这些变化,我们的调查方式就要跟着变。比方说,能不能实行家庭成员分账本记,特别是外出务工的,也可以带着账本完整记录自己的开支。每月再到我们调查队来按户合并。”
    “我们常常说搞准收入数据,要从源头抓起。但这个源头并不在我们基层统计人身上,而在这些调查户身上。当前《统计法》缺乏对调查对象法律责任的清晰界定。不但会让统计工作者‘求人记账’,在某种程度上还容易产生‘假数真算’的问题。统计工作是服务整个社会发展的,那么配合统计工作就应该成为每个公民的法定义务。”
    ……
    吴队长说,他希望有一天住户调查工作能实现两个改变。一是“要我记账”变成“我要记账”;二是“情法并举”变成“法情并举”。我想,这或许也是千千万万个统计工作者的期盼。
    当统计数据不再是一个社会的外衣,而是与之共呼吸的心跳时,这个社会就会变得让人无比期待!
 
[近期推荐]
· 国家统计局党组理论学习...
· 国家统计局党组召开扩大...
· 国家统计局党组召开扩大...
· 《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
· 强化组织领导 统筹有力推...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

报社简介 | 广告刊例 | 投稿信箱 | 记者名录 |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 | 报刊记者站管理办法 |
通讯地址:北京月坛南街57号国家统计局中国信息报社 邮政编码:100826
网址:http://www.zgxxb.com.cn 中国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38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