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宋 庄 梦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区域观察] →返回首页
分享到:微信更多
更新时间:2010年08月27日 08:27:55

宋 庄 梦

——世艺网“夸夸其谈”第五期(节选)
 
徐家玲:今天很高兴请到岳路平老师、陈晓峰先生,在岳老师的私宅,这个院子,来做这一期“夸夸其谈”。今年宋庄艺术节的总策划是岳路平老师,我想我们还是从这个话题入手。
对于“跨界”我们谈得比较多,不久前我看到王林写了一篇文章在谈“跨界”,晓峰也写了一篇文章去反驳他。当下有些人在置疑“跨界”,比如对艺术纯粹性的影响,还有在这届艺术节之后,“跨界”对宋庄的整个格局产生的导向,宋庄究竟会朝什么样的方向发展?我看到网友有个最大的担忧,就是他们认为宋庄很可能成为第二个“798”。
岳路平:我觉得刚才你说的这个观点、担忧,我基本上把他们认为是悲观论者,而我认为自己是一个乐观派。我觉得很多批评家都倾向于批评现状,这个是学者的责任,这是应该的。但是我觉得我更多是作为一个操作者,更愿意去知行合一,除了去说事情,还要做事情。作为一个知行合一的实践者,我倾向比较乐观。
很简单,我做事的原则是次优原则,因为我们不可能遇到一个非常完美的现状,但是在几个不好的现状当中,我愿意选一个相对好的,这是我的一个判断。基于这个判断,对于宋庄,我还是谨慎乐观的……
有一点我觉得很可贵,就是今天的宋庄镇人民政府,我用一个动词叫“保护艺术”去形容它,不管它是出于什么目的。其实艺术它是可以不保护的,因为作为一个执政者,它可以不保护,它也可以保护,这取决于它的意图,它同时可以选择其他的题材来发展区域经济。尽管今天宋庄的政府保护了艺术,也会有很多我们需要批评的部分,但既然它保护了艺术,这就非常可贵。因为我在学校教西方美术史,我经常就想,在意大利文艺复兴的时候,美第奇家族千不是,万不是,但是它保护了艺术,没有他们保护艺术,也不会有像达·芬奇、米开朗基罗这样的人。因为没有人去给他们争取时间,天才常有,但是保护者不常有,艺术天才常有,供养人不常有,伯乐常有,而千里马不常有,所以我很珍惜今天政府保护的这个环境。
徐家玲:谈到这个问题,我突然想到,就是你刚才所说的“保护者”,是这一任的领导者在保护,还是它已经形成了一个文化制度,因为在今年宋庄艺术节新闻发布会的时候,你也提到建立一种新的文化制度在宋庄的重要性。
岳路平:对,这是我非常用心良苦的一点……
徐家玲:我插一个话题,刚才谈到乡绅模式,就是这种生活方式或者生活模式,我觉得第一是有点类似于传统中国人的生活方式,第二就是今天更多的人是没有在真正生活的,而是在城里为了一套房拼命奔波。但是像你现在在宋庄这样一种庭院式的生活,是真正的一种生活方式,而其他人可能是一种“被生活”。
岳路平:你说得非常对。那天在力波村画廊,里面有一个学人类学的美国人,我们就问他为什么不在北京城里住,为什么来宋庄住,他说北京太快了。后来我就总结了一下,宋庄的生活模式,是一个分时、分地的,对北京所代表的主流的快速的生活方式的一个疏离。为什么叫分时、分地呢?就是我不跟你抢地方,你在CBD,我到宋庄这边来,河北旁边,这就是“分地”,在地点上疏离,我主动的制造一个aternative space,替代空间,我为什么要和你们在城里争呢?非得要买房买车。第二就是“分时”,就是我理解的时间方式跟你理解的时间方式不一样,宋庄的时间尺度跟北京城里的时间尺度不一样,“分时”是我在生物学里学到的一个词语。蝙蝠无法和日光下的生物竞争,所以它后来就发展了自己夜间行动的能力,包括发展出那种声音,越来越敏锐地提升了晚上捕食的能力,我们也是蝙蝠式的生活啊。
徐家玲:我是觉得一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他是需要在一个慢节奏的环境里才能感受到“我是谁”?因为人最高级的状态就是“自觉”,一个人的一辈子如果仅仅是为物质忙碌,他没有时间像你这样在院子里休憩,享受生活,享受生命的存在,那么大部分人就白过了,或者生命的质量太低了。
岳路平:我觉得你这个话题已经点到了要害,就是说中国人现在普遍是迷失的。
徐家玲:还有一个就是焦虑的,普遍的焦虑。
岳路平:我很喜欢威廉·埃内斯特·亨利的一句诗:“我是我命运的主人,我是我灵魂的船长。”我敢说现在中国人是迷失的,没有几个人是自己命运的主人,没有几个人是他灵魂的船长,能不能self-management,就是如何自我管理,自己做自己的主张,没有几个人有条件去做到。我觉得宋庄是可以的,就是我为我的生活立法,我自己制订我的时间尺度。
徐家玲:为自己而活,其实是一个人活着的目的。当然,这种模式和城市模式比起来,宋庄模式就显得更加人本,就是为我而活,而不是为他而活。我觉得这是宋庄模式最重要的一点,这是从你刚才的话中激发我的一个思考。
中国现在经济也好,社会文化结构也好,它面临一个转型期,转型期以后究竟何去何从,那么宋庄可不可以提供一个标本,这是很重要的。
岳路平:非常重要,就是说它的出生地在这儿,他自己的文化概念、社会概念,甚至是政治概念,你要把这些概念梳理出来,不要把宋庄简单理解成地理概念,一旦将它理解成地理概念,你就害怕被摧毁。我家在广西,现在在北京工作,我想你们也不是一出生就在北京,所以我们贡献的是一个文化概念,是一个制度概念,是一个生活方式概念,这个生活方式概念是软件,不是硬件,它不是地理空间,即使你摧毁了这个地理空间,但是全社会有更多的人能够分享到我们创造出的软件,那毁了又有什么重要呢?
徐家玲:你说的这个,我可以用一个词,叫“虚拟的宋庄”,一个概念的宋庄,而不是宋庄这个地理实体。
岳路平:你说得太对了,所以在今年艺术节的新闻发布会我一开始就说“另一个艺术节”。
徐家玲:就是希望媒体来传播这种理念。
岳路平:没错,“内需”不是媒,也不是介,也不是食物,而是如何建构自我的生活方式,自己管理自己,自己是自己命运的主人,这种能力才是我们这个时代最稀缺的一个东西。
徐家玲:这是人的生活目的,为我自己而活。这就需要有一个好的制度,好的环境来保证它。
陈晓峰:对,这和“798”比较就一目了然了。社会对宋庄的理解逐渐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是单一的作品,但是现在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宋庄生活的一种方式。
岳路平:我们一直在讨论自我管理,而不是指望管理者,或者他们会自觉地去怎样,我觉得根本不要指望。
徐家玲:你说的这一点,以前有个宋庄的艺术家也告诉我,他用了一个名词,他说政府应该重视宋庄,因为不能说这些画家是外地来的就怎样,而是我们已经把自己当成了这里的村民——画家农民,他用了这个词。所以我觉得尽管艺术家是外地来的,但是他对宋庄本身有认同感,这一点很重要。
岳路平:对,我觉得不能指望政府主动的来包容你、保护你。天助自助者,你自己帮助了你自己,上帝才会帮你,你如果老指望着别人来帮你,上帝也不会帮你。
徐家玲:宋庄这种产业模式也好,包括这种转型,艺术家的创作,村民身份的转换,我觉得它体现了一种民间创造力的模式,而以前都是官方在规划,比如要在哪儿弄一个什么产业模式,政府提供资金支持,但是最后效果可能是适得其反的,反而像宋庄,这种民间自发的文化群落它保护了一个区域的创造力……所以宋庄,能够提供这种生活模式去借鉴,能够让人踏实的生活,我觉得这种模式是需要被传播开的。
 
[近期推荐]
· 抓住机遇顺势而为 强化合...
· 10月份国民经济运行在合...
· 创新:“第一动力”的时...
· 为民营经济营造更好发展...
· 2017年《中国妇女发展纲...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

报社简介 | 广告刊例 | 投稿信箱 | 记者名录 |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 | 报刊记者站管理办法 |
通讯地址:北京月坛南街57号国家统计局中国信息报社 邮政编码:100826
网址:http://www.zgxxb.com.cn 中国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38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