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真情泼墨 笔写人生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区域观察] →返回首页
分享到:微信更多
更新时间:2009年03月23日 00:00:00

真情泼墨 笔写人生

——丁文民绘画艺术浅议
□  贾德江╱文

      我读过丁文民的人物画,无法忘却的是那幅《三千罗汉图》白描长卷。在这幅长达50米的绢本画面中,画家刻画了1600多个栩栩如生、千姿百态、神形各异的众生相,洋洋洒洒,气势盛大。他采用的是传统的白描画法,辅以水墨渲染,分出阴阳,使白描语言在单纯中求得变化,把古代僧众“不类人间所传”的精神气质表现得极为生动有趣。显然,他继承了宋代李公麟秀逸平和的线描传统,用笔持劲,幽缓自然,如“春蚕吐丝”般充分发挥毛笔的特性,连绵不断,刚柔并济。在人物造型上,它吸收了五代贯休罗汉画的造型语言,将其“胡相”特征转化为“汉相”,弱化其怪谲突兀的形象,去其丑而取其奇,将其“宗教梵境”转化为“人间仙境”。在衣纹用笔上,他又吸收东晋顾恺之的画法,追求衣纹的整一和强调用笔的舒展,不过分考虑人物内在结构,而是着意于一种人物动势和衣纹笔势,用“动势”和“笔势”营造超世绝尘的境界。这幅集精力、智力、功力、体力于一体的鸿篇巨制,使人不由自主地联想起历史上的绘画长卷,虽不能与历代名作诸如吴道子的《八十七神仙卷》、顾闳中的《韩熙载夜宴图》、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等相提并论,却有着同工异曲的追寻。无怪乎当代诸多名家见这幅画作时,纷纷题款写跋,以示赞许。卷首有著名作家金庸题写画名,卷尾有著名书家刘炳森沐手敬书,卷后有著名画家韩美琳、宋涤、贾平凹、白伯骅、刘春华、李燕、霍春阳、杨彦等一一题跋,交口称誉丁文民为人为艺的真情和成就。
      我也从丁文民的山水画一一走过,他笔下的山光水色很难不使人陶醉。那里有北方山水《一览众山小》的重峦叠嶂,也有南方山水《漓江人家》的清幽倒影;那里有《龙潭飞瀑》的雄强豪壮,也有《青山秀雾》的细雨蒙蒙;那里有巍巍太行的壁立千仞,也有秀丽黄山的云海仙岛,更有他家乡“五岳之首”泰山景观的风光无限。有的笔墨谨严,以工带写,清逸可观;有的浓墨泼洒,画风刚健,颇具野性;有的以色带墨,层层积染,细致入微;有的以线造型,粗笔勾皴,水墨为上。他的画风,笔随意转,奇肆多变,意随境迁,顺势生发,笔墨的不确定性无不蕴含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冲破逆折、波澜跳宕之妙,且行云流水般从容自然。这是人与自然复杂、曲折、丰富关系的间接表现,深化了中国水墨材质的表征。或许因为他习过油画懂得色彩,所以能撷中西画学之所长,互作微妙结合,使他的作品既有中国画的精神气韵,又有西画之科学技法;或许因为他转益多师,兼容南北山水之精华,所以能不为成法所拘,不为真境所束,得以自立须眉,自呈一己家数。正是他能自出己意,时有新意,致使他的山水画在构图、创境中能左右逢源,变化万千。
      当镜头切换对准丁文民的花鸟画时,我惊异地发现,他的写意花鸟画是一种士气与庶民气的混合物。其审美风格既有来自徐渭、八大、任伯年的渊源,也有吴昌硕、齐白石、李苦禅的影响,且趋向于清简柔和;加之笔墨的渲淡化机,从而使他的大写意更具有一种内在的幽深,洋溢着生活的烂漫情趣,一扫传统文人画的纤弱、萧索、荒寒。在这方面,丁文民表现出很高的学养、智慧与才情。
      在中国美术史上,从古代到近代,再到现代,花鸟画大师们构筑了一座又一座高峰,在各家各派的领域里,都取得了辉煌的成就。作为当代画家,要逃避他们的荫蔽是不容易的,有些人更以宗于某家某派为自豪,一辈子以依傍古人、老师为生计。丁文民的花鸟画则不同,虽然从他的用笔施墨中不难看出,他一定是在传统中下过深入的工夫,但他并未落入古人的窠臼,而是师古而不泥古,敢于叛逆守旧摹仿之风,选择了一条“先求继承后求创造”的平稳之路。因此,我们在丁文民的花鸟作品中,很难具体指认哪一笔是出自何人,哪一出是源于某家。然而其作品的整体浑然、气贯通篇的率性而为,既体现着鲜明的个人风格,同时又透视出取各家之长、熔于一炉的整合能力。从直接的效果去看,丁文民作品的形式、语言风格、笔墨特点以及气韵、气息的传达,有八大之清逸,但不冷寂孤高;有吴昌硕写意之神韵,但未采撷其苍辣之笔墨;有白石老人之情趣,却舍其清雄独取清简之高格;有李苦禅随缘成迹之书写,却未取其方刚棱角之笔而多取齐氏柔润圆浑的用笔。丁文民的画重情趣、少孤峭,重逸笔、少拗笔,故其画不取吴昌硕金石笔意,而取齐白石之逸笔草写。用墨则重在化机氤氲,又与李苦禅随手点染、涉笔成趣、不设背景同途而合。朴实的乡间情思,顽童般的天真烂漫,平正见奇的构成,强烈的书写意味,亲近人生的内涵气质,构成了丁文民花鸟画的总体风格。总体风格是各艺术相关因素的合力,这总体风格又渗透在各相关因素之中。从画家疏淡的用笔、简洁的图式、朴素的意象、单纯的气息中,可以看出作品的审美倾向是以获得蓬勃的生机和淋漓酣畅的意趣为主导的。
      他画的题材有牡丹、芙蓉、藤花、芭蕉、枇杷、葡萄、荷花、山茶、蕙兰、水仙、葫芦、柿子、白菜、丝瓜及梅、松等植物,也有八哥、麻雀、鹦鹉、鳜鱼、鸳鸯、野雉、猿猴、猫头鹰及鸡、鸭、羊等动物。这些表现对象虽然都在传统绘画中所常见,但经过画家的意匠经营,重新组合,使画面形成花与鸟的呼应、动与静的对比、情与景的融合,“于天地之外,别构一番灵气”。如《双吉图》中的梅花和双鸡,《伴侣》中的荷花和鸳鸯,《鱼乐图》中的荷花与鲤鱼,《远望》中的葫芦与山雀,《长寿图》中的芭蕉与仙鹤等等,都给人以质朴、平和、亲切之感,无一点霸悍之气,却有一种精神意气含蕴其中。所谓精神意气,非徒指华中雄鸡或双鸭之生动、游鱼或小雀之活泼,亦非止于牡丹之高贵、夏荷之娇翠、冬梅之老辣、秋藤之婆娑,而是在这些具体形象之外,画面之中,仿佛另有一种可觉察却难以言传的生动意态。它既与所画对象属性相合,又为画幅自身所独有,实乃画家贯注其中的精神情绪和感情的感应。宾虹老人尝云:“天地之阴阳刚柔,生长万物,均有不齐,常待人力补充之。”丁文民画中之神气亦即作者所补充之主观成分,使得一花一鸟都超越了本身形质的局限,不再是简单的生活再现,也不再是自然形象的罗列,而是将意象的生命活力、精神内涵融为一体,通过想象甚至联想,透出一种文化精神的意味,折射出画家的生命情意。他画《大吉图》、《吉祥如意图》,反复以鸡为载体,借以表达对人间美好的祝愿;他画《诉衷情》、《相思图》中双鸟的依依之情,描绘对夫妇情感的珍爱;他画《梅石图》、《独立枝头》以明志,抒发他高瞻远瞩不负众望的雄心。他画《天香图》的欣欣向荣,他画《清供图》的人格魅力,他画《鱼戏图》对自由的向往,他画《觅》对知识的渴望,他画《回家》对亲人的思念……丁文民摆脱了通常花鸟画的浅薄,在他的花鸟画中注入了情感与内涵、理想与希望。
      质言之,丁文民的花鸟画样态与笔墨品质,主要是借用传统花鸟画的笔墨语言来实现的,与传统文人画的创作精神、艺术观念和表现方式一脉相承,或可以具体地说是元明以来的文人画审美品格的现代表述。他继承和发扬的是萧散清逸的韵致,摈弃了冷峻与孤傲,由率意简淡的笔墨营造出自然天真、充盈情趣的审美观赏方式。
      文人画传统讲究的是以书入画,推崇的是逸笔草草、吐纳畅快、笔迹简淡,因此画中以笔墨的趣味性为上。元明文人画家开此风气,在推进写意表现的审美品格之时,逐渐形成文人画的语言特色。丁文民的画深得文人画写意笔法的精髓,萧散而不失方寸,清逸而不失力度,率意而不失结构,简淡而不失深厚,在运笔的快速中求神韵,在落墨的淡薄中求层次,简处笔笔生动,淡又处处秀润,显出一种特有的“写”的意味。
      这种“写”的意味主要不是诗意化的,而是更生活化,表达更贴近自然的空间氛围。它得益于两个方面:对现实生活的体验与感悟,对传统文人画笔墨语言的汲取和研究。他曾花过很多的时间在文人画传统和古典法则中追寻,奠定了他的花鸟画的笔墨基础;但他花精力更多的则是感受自然、体验自然,去向现实生活寻找灵感与激情。他在池塘中观察过荷花的盛开,也在饲养场画过鸡鸭形态的速写;他曾去动物园画过飞禽走兽的千姿百态,也去过植物园画过百花的万种风情;他曾去山岗捕捉山花野草的神韵,也在农家的瓜棚藤下呼吸田野的芳香。因此,他所画的翎毛花卉、蔬果鱼虫,各个鲜活于画面,笔墨变化自由,生意灵动,与造型相互照应,显现出欢畅和快乐。这种生意盎然的笔墨方式只属于丁文民,其间还蕴含着昂扬的精神。
      在丁文民从西画到中国画,从人物、山水到写意花鸟的艺术进程中,让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画家的才气、魄力、胆识和全面的技能,而是一个青年艺术家不断挑战自我的人生足迹。每一个阶段都没有化为乌有,每一次努力都取得卓有成效的成果,每一次探索都沉淀为一种素养,每一种变化都成为整合的积极因素,投向下一个人生目标。我认为,丁文民对艺术的永无休止的追求将伴随着他的一生。
      我的话没有说错。最近,我又走进了丁文民坐落在“温都水城”的画室,满壁彩墨共辉的表现大象的画幅扑面而来,令人拍案叫绝。这是一个前人没有涉足过的主题,当今画坛画此题材者也属凤毛麟角,极为少见。这一题材的发现和开掘并成为画面主体而加以表现,应属于丁文民的创造,应具有开拓性的意义。
      大象是陆地上最大的动物,是人类的朋友,是东南亚各国、非洲及我国人民心中崇拜的吉祥物,是神圣与仁慈的化身。描绘它的威仪尊严,表现它的神奇雄风,无论从精神象征、神话传说、地域风情、生活习性乃至野生动物保护的哪一方面,都可以延伸其不同寻常的意义。这是一个前景宽阔的表现领域,是一个能拓展想象与创造的未来世界。显然,丁文民是一位有想法的人,他在创造与技巧两个方面思考更多的是创造。在这批表现大象的作品里,我注意到,他没有使用人物的白描语言,也没有运用以色带墨层层积染的画山水方法,更不是他写意花鸟的意象表现,而是建立在多种绘画实践的基础上,化合中西、融合古今技法的一种全新语言。他把大象置放到一种大的境界里,既有具象造型的精微,也有粗放的泼墨泼彩,还有层层叠密的肌理表现,很多细部是精致的工笔勾皴渲染,也不乏没骨法的虚实处理;其中有明暗的素描变化,也有冷暖色彩的恰当运用,并对大象的背景进行了多方构想和尝试,突出了主体、深化了境界,让人们感受原始,感受神奇,感受一种仙境。丁文民选定了一个最难于表现的题材,却画得如此智慧,如此精彩,如此富有创造力,我不只是为他的探索成功而欣喜,更为他锲而不舍的精神所感动。
      我不知他完成大象题材创作之后,还会有什么惊世骇俗的举措。但我深信,他一定还会有新的发现和创造奉献给我们的时代,给人们带来不同凡响的惊喜。

 
[近期推荐]
· 2017年《中国妇女发展纲...
· 共享中国机遇 共创美好未...
· 坚持依法科学普查 搞准搞...
· 发挥统计优势 聚焦精准脱...
· 习近平出席首届中国国际...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

报社简介 | 广告刊例 | 投稿信箱 | 记者名录 |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 | 报刊记者站管理办法 |
通讯地址:北京月坛南街57号国家统计局中国信息报社 邮政编码:100826
网址:http://www.zgxxb.com.cn 中国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38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