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2016:历经严冬的中国经济正萌生春天的气息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近期头条] →返回首页
分享到:微信更多
更新时间:2016年01月27日 08:42:43

2016:历经严冬的中国经济正萌生春天的气息

■ 潘建成/文   

    主要观点:
    2015年我国GDP的增量,按不变价计算,相当于30年前的1985年我国全年GDP总量;这个增量,高于世界排名第21位的瑞典的GDP总量,仅次于排名第20位的瑞士。
    当前的中国经济,结构正呈现着巨大的变化。研究中国经济,当然需要了解总量的变化情况及其趋势,但在当下,了解结构变化显得更为重要。
    伴随着经济结构的调整,我国目前形成了新的区域经济格局,大体分为三类:技术密集型,制造密集型,资源密集型。
    2015年房地产库存将近7亿平方米,且施工面积72亿平方米,是同期竣工面积的10倍,意味着未来库存将进一步大幅增加。房地产去库存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去产能现在到了壮士断腕的关键时刻。要拿出当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我国纺织行业大规模压锭、砸锭的勇气和决心。
    2016年经济结构分化的态势将进一步延续,第二产业增长可能会进一步放慢,而第三产业将进一步快速发展;投资增长总体可能进一步放慢,但消费结构升级可望继续推进。
    总体来看,2016年我国经济总量可能继续走出略向下倾斜的L性走势。但与此同时,经济内力将逐步得到增强。   

    如何认识当前的中国经济增长速度

    刚刚过去的2015年,中国经济增长6.9%,为近25年来首次低于7%;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连续46个月同比下跌,亦为历史罕见。为此,社会舆论对中国经济前景表现出特别的担忧。那么,当前的经济增长是否不正常呢?
    其实,正常不正常,不能光看增速,也不能认为增速是多少年的新低就不正常。任何一个国家在其经济增长换挡期增速都是波动下行的,因为这与基数提高到新的平台有关,将来出现30年新低、40年新低都会是很正常的事情;正常不正常与是否低于7%也没有关系,我们2015年年初定的增长目标是7%左右,并非一定要达到7%以上。事实上,从7%以上到7%以下的过度是非常温和的,2014年四季度经济增速是7.2%,2015年一、二季度均为7%,三季度为6.9%,四季度为6.8%,这种换挡的节奏,其实是从2010年一季度12.1%的高位下滑以来最平缓的,应该说只是一种量变,并非出现了质变。那么,究竟该如何判断2015年的经济增长呢?
    一是从增量看。按2010年不变价计算,2015年比2014年的GDP新增量为3.85万亿元,为2012年以来的最高值。自2010年以来,经济走出一个U型的探底回升的趋势,这个底为增速从上年的9.5%下降为当年的7.7%的2012年。这样一个增量,按不变价计算,相当于30年前的1985年我国全年的GDP。
    二是从国际比较看。国际经济仍处于金融危机后的深度调整期,全球100多个国家,鲜有增速超过中国的。从发达国家看,美国经济增长相对稳健,2015年前三季度分别增长2.9%、2.7%和2.2%,全年增速预计为2.7%左右;欧元区分别增长1.3%、1.6%和1.6%,全年增速预计为1.5%左右;日本分别增长-1.1%、0.7%和1.6%,全年增长预计为1%左右,均明显低于中国经济增长。
    从新兴市场国家看,前三季度俄罗斯和巴西均呈现超过2%的负增长,南非增速也从一季度的超过2%降至三季度的1%,韩国增速不到3%,只有印度保持7%以上的增长,增速略超过中国。而印度经济增速超过中国,很大程度上与其基数较低相关,2014年印度经济总量仅相当于同期中国的1/5。2015年我国的新增GDP,按2015年年末汇率折算,差不多6300亿美元,相当于全球排名20左右的一个国家全年GDP总量(2014年全球排名第20位的瑞士GDP总量为7010亿美元,排名第21位的瑞典为5711亿美元)。
    三是从就业看。虽然经济增速放缓,但2015年城镇新增就业仍明显超过年初制定的1000万人的目标,调查失业率稳定在5.1%左右甚至有所回落,没有出现上个世纪亚洲金融危机期间以及7年前国际金融危机爆发时曾发生的失业压力短时间明显加剧的现象。
    四是从收入看。城乡居民收入保持平稳增长,且快于经济增长速度。2015年全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1966元,比上年名义增长8.9%,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7.4%,比经济增速高0.5个百分点。特别是农民收入增速明显快于城镇,促进城乡收入差距进一步缩小,民生得到较大改善。
    从以上数据的分析我们可以认为,当前的经济增长保证了就业形势的稳定和收入的平稳增长,保持了经济增量的稳定以及经济增速在全球范围内的领先地位,说明当前的增长速度不仅是正常的速度,而且是来之不易的。

    如何看待正在发生的结构优化与动力转换

    当前中国经济,结构正呈现着巨大的变化。研究中国经济,当然需要了解总量的变化情况及其趋势,但在当下,了解结构变化显得更为重要。一是因为结构变化可以更好地体现经济运行的健康状况;二是通过结构变化可以更好地解析影响经济增长的因素,剖析经济运行中存在的困难和矛盾的原因,也可以更好地把握经济未来的发展方向;三是深入分析经济结构问题,可以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重要的决策参考依据。
    (一)消费需求正逐渐成为需求侧的主要动力
    2015年经济增长6.9%,是在进出口罕见地下降7%,其中出口下降1.8%的背景下实现的。事实上,金融危机以来,我国出口从未出现过下降。改革开放以来,仅在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出口出现过下降,上个世纪末亚洲金融危机期间,1997-1998年出口每年都还保持着增长。从另一角度说,在这样一个外贸背景下经济实现7%左右的增长,表明我国内需动力其实是在增强的。
    而在内需中,2015年发挥基石般稳定作用的是消费需求。近3年来,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分别为48.2%、51.6%和66.4%,呈现逐年加大的趋势,尤其是消费相对于投资的贡献,增长更为明显。
    收入的持续增长,尤其是近年来增速快于GDP增速,是推动经济增长的基础。而社会保障制度的不断完善,尤其是城乡医保、社保受益人数近年来平稳持续增长,有效地提升了消费需求。近年来,消费者信心呈现持续回升态势,2013年至2015年分别为101.2、104.4和105.9。近3年来,消费者的储蓄意愿从52.7%下降到41.1%,购买商品和服务的消费意愿从45.7%上升到53.5%。
    消费的增长,还突出表现在消费结构升级上。一是在商品消费中,与信息化相关的消费增长较快,比如2015年通讯器材消费增长30%左右,商务部重点监测零售企业4G手机销量同比增长75.9%,新能源车销量增长3.4倍;二是相对于反映商品消费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0.7%的增速,服务性消费更趋活跃。2015年电影票房收入增长接近50%,国内旅游突破40亿人次,旅游收入超过4万亿元,连续4年保持快速增长。城乡居民保险意识增强,2015年保险收入增长20%。实际上,从价格变化也能看出服务需求的增长:2015年全国居民消费价格上涨1.4%,其中衣着加工服务价格涨幅为5.2%,家庭服务及加工维修服务价格涨幅高达6.6%,这意味着需求在加大。
    (二)产业结构从资源密集型转向技术密集型
    近3年来,产业结构变化趋势十分明显。首先表现在第三产业增速持续快于第二产业。2011年,第二产业增长10.6%,比第三产业高1.1个百分点;2012年两者比较接近,分别为8.2%和8%左右;2013年第三产业增速为8.3%,比第二产业快0.4个百分点,占GDP的比重为46.9%,首次超过第二产业;近两年,这一趋势进一步发展,2014-2015年,第三产业增速分别比第二产业高0.5个和2.3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占GDP比重不仅明显超过第二产业,而且已经超过GDP的一半。服务业的相对较快发展成为产业结构升级的典型标志,也成为避免经济出现大幅波动的重要稳定力量。
    而从工业内部看,产业分化也非常明显。2015年四季度工业企业景气指数为112.2,其中医药、食品、烟草等与消费相关行业景气指数高达130以上,而钢铁、煤炭的景气指数分别只有84.2和62。2015年医药、IT设备等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长10%左右,而煤炭、水泥、粗钢的年产量都出现了下降。
    (三)新的区域经济格局正在形成
    伴随着经济结构的调整,我国目前形成了新的区域经济格局,大体分为三类:一类是技术密集型,一类是制造密集型,一类是资源密集型。
    2015年尽管面临巨大的经济下行压力,我国东部沿海的一些技术先进、服务业发展迅速的地区仍保持平稳增长,比如2015年一至三季度江苏、浙江、广东的经济增速分别为8.5%、8%和7.9%,与上年相比,江苏微降0.2个百分点,浙江和广东则分别提高0.1个和0.4个百分点,这些地区可以作为技术密集型的代表。
    伴随着承接东部产业转移力度的不断加大,重庆、贵州以及中部的一些地区不断形成密集的制造业产业集群,经济增长依然保持着较快的速度。2015年前三季度,重庆、贵州的经济增速分别为11%和10.8%,与上年大体持平;湖北、安徽的经济增速分别为8.8%和8.7%,虽比上年有所下降,但仍保持着较快增长,这些地区可以作为制造密集型的代表。
    而东北、西北、山西等资源密集型产业占比较大的地区,经济发展出现滞缓,压力特别大。2015年前三季度,辽宁、山西的地区生产总值分别增长2.7%和2.8%,比2014年分别减少3.1个和2.1个百分点,规模以上工业分别下降5.4%和3.3%,而上年则分别增长4.8%和3%。这些资源密集型地区,当前遇到的困难和挑战尤为巨大。
    (四)民营经济活力增强
    当前企业效益下滑是社会对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最主要担忧之一。2015年1-11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利润下降1.9%,其中,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及利润分别下降8%和23%,而私营企业则分别增长4.9%和5.3%。在PPI持续46个月为负的罕见苛刻环境下,这一结果一定程度表明,面对经济巨大的下行压力,民营经济表现出了更大的韧性和更强的活力。
    从进出口数据同样能看出民营企业的活力。据海关统计,2015年,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比上年下降7%,出口下降1.8%;同期我国民营企业进出口只微降0.2%,占进出口总值的比重为37%,比上年提升2.5个百分点,其中出口仍保持3.1%的正增长。
    (五)劳动力的技术构成在不断提升,创新驱动力在逐渐增强
    2012年开始,中国的人口结构在发生根本性的变化,16-60岁的劳动人口以每年300万人左右的数量在减少。与此同时,每年新毕业的大学生差不多700万人左右,绝大多数加入新就业大军。劳动力素质处于持续提高的过程中。伴随着人工成本的上升以及产业结构升级的双重推动,企业招收大学生的意愿明显高于招收农民工。据中国企业家调查系统2015年的年度跟踪调查,2016年计划招收大学毕业生数量“增加”的企业占38.4%,比“减少”的多18.3个百分点。而计划招收农民工数量增加的企业比重比计划减少的少21.8个百分点。劳动力技术构成的提升,将为创新驱动奠定人力资本基础。
    据国家统计局创新指数研究课题组测算,2014年创新指数为158.2(以2005年为100),意味着10年来国家创新综合水平增长了近六成。据中国企业家调查系统调查,2015年66%的企业有提高企业自动化水平的意愿,57%的企业对互联网+“兴趣较大”或“兴趣很大”;超过55%的企业研发投入比上年增加,显示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政策的促进和“三期叠加”形势倒逼的双重作用下,来自企业的创新内在动力在增强。2015年,随着简政放权政策的进一步推进,国务院取消和下放了139项行政审批事项,全国新登记注册企业平均每天超过1万家,显示出创业热情。

    2016年走势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一)2016年经济面临的压力和挑战
    一是国际经济仍然充满不确定性。新年伊始,一定程度反应国际航运景气程度的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BDI)跌穿400点,创历史新低,石油价格和铁矿石价格也是跌势不止,表明国际贸易需求尤其是大宗产品交易日趋清淡,国际经济复苏乏力。由于美联储步入加息周期,美国与其他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政策出现分歧,可能会带来国际资本跨境流动的加快,对那些依赖宽松货币政策支撑大宗产品价格的资源型国家尤为如此,一定程度上会加剧国际经济的不稳定。2016年1月20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最新的《世界经济展望》,将2016年全球经济增长速度从10月份的预测值3.6%下调为3.4%。2015年12月,中国海关总署发布的中国外贸出口先导指数为31.2,较11月回落0.8,表明今年一季度我国出口压力仍然较大。
    二是房地产去库存压力依然十分巨大。受2014年下半年以来房地产市场调整的影响,2015年房地产一直处于去库存的状态,1-11月竣工面积为7.2亿平方米,比销售面积少3.7亿平方米,但库存面积仍高达6.96亿平方米,增速为16.5%,比销售增速高9.1个百分点。与此同时,同期施工面积72亿平方米,是竣工面积的10倍,意味着未来库存将进一步大幅增加。而从需求看,目前城镇住房拥有率已经超过90%(西南财经大学调查),在满足现有城镇户籍人口需求方面应该说几乎饱和。
    三是产能过剩形势依然十分严峻。根据国家统计局企业景气调查,近3年来工业企业的产能利用率保持下降的趋势,一定程度上表明产能过剩的形势没能有效缓解,部分产业甚至仍处于加重趋势。据中国企业家调查系统2015年年度跟踪调查,认为本行业产能过剩“非常严重”的企业经营者占16.1%,认为“比较严重”的占58.6%,两者合计比重比2014年上升了0.7个百分点,为近4年来的最高值。受产能过剩的影响,企业面临的市场竞争压力也明显加大,与去年同期相比,认为今年以来市场竞争压力“明显增加”的企业经营者占38.3%,比2014年高了4.9个百分点。产能过剩造成去库存压力居高不下,PPI下行趋势未见改变。
    四是部分消费热点商品增长已趋极限。汽车是近年拉动消费的重要热点商品,但随着产销量达到2400万量,其消费峰值基本已经达到,2015年上半年的增长颓势已现。随着2015年9月1.6排量以下小汽车购置税减半政策的刺激,四季度产销量明显回升,但该政策2016年年底会到期,或许到期前2016年还可能保持一定的增长,但期待两位数的增长是不现实的,且这种透支式增长对2017年的产销将形成巨大压力。另一消费热点是手机,近年来飞速增长,其背后是每百人手机拥有率从2012年年初的不到75部上升到2015年底的超过95部,其未来需求增长放缓是自然的。
    五是金融风险继续累积。从国际上看,作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的美国开始进入加息周期,而欧元区及日本仍在加大宽松货币政策力度,货币政策的分歧导致全球跨境资本流动加速,对我国来说汇率波动风险加剧,货币政策操作难度加大。国内的地方债务风险和企业债务风险也在不断积累之中。2015年1-11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应收账款增长7.8%,比主营业务收入增长高6.8个百分点;亏损企业亏损额、亏损面持续扩大,其应收账款增长更多,一些企业间的债务链存在断裂的可能。
    (二)支撑经济平稳增长的动力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我们既要认清当前面临的巨大压力和挑战,也要看到支撑中国经济的长期动力依然存在,而且我们的政策“工具箱”里还有很多工具可以使用。
    一是支撑我国经济长期持续增长的基本面没有变化。比如城镇化依然有空间,而放开二孩政策以及强调人的城镇化,对经济增长的影响进一步加大;比如信息化对经济全方位的推动;比如绿色发展本身给环保等相关产业带来历史性成长空间等等。
    二是产业结构转移仍在产生梯度增长效应。目前增长较快的重庆、贵州以及中部地区多数省份都是这一效应的受益者。
    三是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和京津冀的发展战略在2016年将由设计阶段逐步进入到施工阶段,其产生的辐射效应是可观的。长江经济带和京津冀的人口占全国的一半,GDP占全国的55%左右,影响将是巨大的。一带一路不仅会促进我国GDP的增长,而随着企业海外收益的快速增长,有可能会出现国民生产总值GNP增长快于GDP的情况。
    四是去年力度逐渐加大的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的滞后效应,将在2016年有比较明显的显现。从目前的统计数据看,利率的下降对减轻企业的财务费用有明显的积极影响:与2014年相比,2015年1-11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增速从7.0%降至1.0%,同期财务费用增速从11.2%降至0.9%,其中,利息支出增速从9.2%降至-2.0%。从M2的增长看,2015年下半年各月增速均超过13%,明显高于上半年增速;固定资产投资到位资金累计增速也从年初的不到7%增长到11月份的接近8%。
    从国家发改委的项目审批力度看,去年下半年尤其是四季度力度明显加大。目前国家发改委PPP项目库总计有2125个项目,总投资3.5万亿元,大多是去年下半年审批通过的。2015年,国家发改委共审批核准固定资产投资项目280个,总投资25159亿元。其中,12月份共审批核准32个,总投资5151亿元,表明年底投资审批力度加大。这些项目将陆陆续续在2016年进入实施阶段,对投资的推动将是可观的。
    五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将对经济增长和结构调整产生重大影。从当前我国经济面临的巨大压力来看,由于问题的根源是结构性矛盾,过去常用的通过总量需求刺激来化解矛盾、走出困境的办法不再灵验。由此,通过改善供给环境提振供给信心、优化供给结构、提升供给品质的供给侧改革被赋予重任。化解前述的几大压力,供给侧改革均大有可为。
    对2016年来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首要的任务是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将去产能放在第一位,尤其是特别提出处置“僵尸企业”,是具有深意的。这是因为“僵尸企业”的僵而不死,很大程度上并非市场行为,比如地方政府出于对当地经济、社会多方面的考虑而对这些企业加以施救,尤其是对特大型企业。殊不知“僵尸企业”如果不能“入土为安”,会占用和消耗更多资源,维持更多低效甚至无效生产,进一步加剧去库存的难度,也会增加去杠杆的风险。这个风险可能在微观企业层面,也可能在施救的地方政府层面。“僵尸企业”的带病运行,也增加了企业降成本的难度,因为它无形中降低了整个社会的生产能力利用率。而设备利用率低是生产成本难以降低的重要原因之一。现在确实到了壮士断腕的关键时刻,要拿出当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我国纺织行业大规模压锭、砸锭的勇气和决心。
    去库存目前看首要的是去房地产库存。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一方面要积极推动保障房货币化的政策推进力度,既较快满足低收入群体的居住需求,又有助于化解商品房库存,还可避免过多低收入群体居住同一小区可能带来的管理压力。另一方面,要大力推进人的城镇化进程,有条件的地方需要尽快解决愿意在打工所在地落户的进城农民工的户籍问题。这是化解不断累积的商品房库存的根本之策。
    去杠杆关键要加强企业和地方政府债务的动态监测,加大PPP项目的推广力度,促进地方融资平台的转型。当然,促进资本市场的稳健发展,提高企业的直接融资比重,也非常重要。
    相对于去产能短期内甚至可能会使部分地区经济增长进一步下滑的情况,降成本将会使几乎所有的企业受益。降成本包括进一步减税,全面推动营改增并适度降低增值税率;降成本还应包括全面清理非税收入。2015年1-11月,国家各项税收收入合计增长4.4%,而非税收入增长高达29%,通过降费来降低成本的空间很大。此外,适度降低企业上缴的社保费用也已势在必行。
    补短板,其实是前述“三去一降”后腾出来的先手棋。要将这手棋下在生态环保上,下在扶贫上,下在重大科技攻关上,下在引导消费结构升级上。这一补,既使得经济更加协调、稳健,也更有持续的动力。
    (三)2016年的走势预期
    面对当前依然十分严峻的经济下行压力,目前存在的一个重要问题是信心的缺失。国家统计局企业景气调查的结果显示,企业家信心为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经济学家信心调查结果也呈现类似的结果,亦为金融危机以来的新低。当今经济某种程度上是信心经济,信心的缺失会导致投资意愿的下滑。
    在当下经济进入新常态、改革进入深水区的关键时期,既要深刻认识面临的困难与挑战,也要对推动经济稳定增长的积极因素有充分认识,尤其是要坚定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使经济增长发生质的变化。综合对上述压力与动力的分析,我们认为2016年经济结构分化的态势将进一步延续:
    第二产业增长可能会进一步放慢,而第三产业尤其是IT服务、科技服务、商务和租赁服务等生产性服务业,以及与消费结构升级相关的服务业,比如文化传媒、教育、旅游休闲等将进一步快速发展;投资增长总体可能进一步放慢,尤其是资源型和资源密集型产业投资继续下降,但消费结构升级可望继续推进,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有望继续加大。
    总体来看,2016年我国经济可能继续走出略向下倾斜的L性走势,与此同时,经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中国经济,内力将逐步得到增强。
    或许可以说,历经严冬的中国经济正萌生春天的气息。

 
[近期推荐]
· 创新:“第一动力”的时...
· 为民营经济营造更好发展...
· 2017年《中国妇女发展纲...
· 共享中国机遇 共创美好未...
· 坚持依法科学普查 搞准搞...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

报社简介 | 广告刊例 | 投稿信箱 | 记者名录 |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 | 报刊记者站管理办法 |
通讯地址:北京月坛南街57号国家统计局中国信息报社 邮政编码:100826
网址:http://www.zgxxb.com.cn 中国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38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