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缔造“妙舍”品牌的传奇女人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经济观察] →返回首页
更新时间:2011年02月25日 07:49:14

缔造“妙舍”品牌的传奇女人

——记浙江省金华市金耀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蔡余光女士
□ 石闯   本报记者 王京波/文
 
    她虽然不是科学家,但她却拥有健康产品的顶尖技术专利;她虽然不是最靓丽的女性,但她却让数十万计的女性走上了健康和美丽之路。她出身贫寒,却胸怀大志,为自己的梦想矢志不移。她用她的创业及腾飞,在成千上万的浙商中撰写了一个不朽的传奇。
    你不可不佩服她,也不可不仰望她。曾几何时,保健这个行业乱象丛生,在大部分人眼里,置身这个行业中的人,凭的是三寸不烂之舌,在这个是是非非的沼泽里,或者越陷越深,或者步履维艰,或者一败涂地。
    然而,在保健行业遭遇信任危机的1998年,她义无返顾地投身其中。13年来,虽不免栉风沐雨,跌跌撞撞,却始终在阔步前行,并走出了一条充满生机和希望的可持续发展之路。13年的风吹老了岁月,13年的雨淋湿了年华,但13年来她和她的公司却始终在秉持着“一切以消费者的健康为中心”的经营理念,用真诚的服务赢得了广大消费者的信赖。她就是蔡余光女士和她所带领的金华市金耀商贸有限公司的精英团队。
    这位出生在历史悠久、山川秀丽的浙江省金华市的女企业家,以敏锐的洞察力和创新意识及市场开拓精神,抢占了女性健康产品的全国制高点,反用了短短几年时间,就雄居行业的高端,一跃成为女性健康产业的全国领舞人,尤其是实现了创业以来的“零投诉”。在广大客户中享有良好的口碑。其骄人的成绩不得不让浙江乃至全国注目。
    她的金华市商贸有限公司,先后被《浙江日报》社、中国质量诚信企业协会、中国品牌价值评估中心授予“浙江省质量服务双诚信单位”,被中国商品质量信誉保障中心、《商品与质量》杂志社驻浙江市场调查中心金华分部授予“质量、服务、信誉AAA示范单位”,被中国国际保护消费者权益促进会授予“重质量、守诚信优秀示范单位”等等众多的荣誉称号。
    而她的金华市商贸有限公司研发的妙舍葆春系列产品,已经成为全国健康产品行业中的畅销产品,“妙舍”商标也已经在国家知识产权局注册,并先后被中国消费者协会授予“消费者满意放心产品”,中国妇女联合会授予“中国女性重点推广产品”,中国中轻产品质量保障中心授予“中国知名品牌”,中国疑难杂症会在关爱女性生殖健康的全国专项活动中授予“女性生殖性疾病惟一推广产品”等众多荣誉称号。
    “穷不忘操,贵不忘道”是晚唐时期名士皮日休的人生哲学,也被当代不少浙商奉为道德准则。蔡余光也固守着自己的“道”——“产品就是人品”,而“做生意恪守诚信”、“勇担社会责任”、“帮助别人是最大的快乐”等,正是她一贯坚守的原则和商道。
    创业篇:从穷姑娘到企业家
    2011年2月19日星期六,浙江省金华市,阴霾的城市终于放晴,空气清新,阳光纯净,并透过硕大无比的落地窗,暖暖地照射进金耀商贸有限公司宽敞明亮、装饰考究的客厅里。
    坐在记者面前的蔡余光身着粉红色的外套,面露微笑,留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朴素、热情和敦厚。你无论如何不会把她和一位旗下拥有众多顶尖保健产品、在业内赫赫有名的公司老总联系在一起。然而,当谈起妙舍葆春系列产品的研发、生产等尖端技术时,一串串专业术语,仿佛把你带入了造福人类的科技殿堂,其学识犹如一位渊博的学者。她的语速不快,讲起话慢条斯理,脸上表情安静,不像很多具有表演欲望的商人那样渴望去征服面前的听众。
    1963年,蔡余光出生在浙江省金华市东阳市虎鹿镇白溪村的一个普通家庭。由于受“多子多福”旧观念的影响,她的父母在那个缺吃少穿的年代,竟然一连诞下了16个孩子,而实际存活下来的则只有一半。蔡余光在幸存下来的兄弟姐妹中排行老六。“我的很多兄弟姐妹们,有了小病比如感冒发烧什么的,却看不起,也吃不饱饭,饿得受不了,父母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一个个离我们而去。”蔡余光说,等到她出生的时候,父母再也承受不了家庭的重压了,因此给她取了一个奇怪的名字——余光,也就是很“多余”的意思,她的父亲当时是一位乡卫生院院长,全家人都靠父亲微薄的工资维持着生计。
    由于家里兄妹众多,小时候的蔡余光不得不砍柴、打猪草、卖豆腐、插秧割谷、梨地挑草头(谷穗)样样都干;让她至今心有余悸的是穿着草鞋,到山上去砍柴,数十公斤的重担压在她幼嫩的肩膀上,很快磨出一个个血泡,但她必须咬牙坚持。晚上回到床上,腰板硌得生疼,骨节咯噔直响,冬天更是冻得直抖……
    无数个寂静的夜晚,累得无处诉说的蔡余光躲在暗处悄然落泪,她暗暗发誓这辈子不能过这穷苦的日子了。抱着这一想法,蔡余光的学习特别刻苦认真,成绩总是名列前茅,憧憬有朝一日“鲤鱼跳龙门”。之后顺利考入了理想中的学校,拿着录取通知书,她呵呵笑了。
    而对蔡余光来说,留在心里边最大的印记,就是为人倔强、做事不留情面的父亲了。如果不是父亲的鞭策和鼓励,也许今天的她,还是一个个默默无闻地在乡间耕作的农村妇女。
    在她21岁那年,在农村来说,已经到了婚嫁的年龄。可是一向深爱她的父亲蔡长生先生,则希望她从事医学专业,趁着年轻好好做点事情,尤其是不希望她与同村的小伙蔡金瑶结婚。
    “当时,我们是青梅竹马,心有所属,谁也不能拆散我们!”抱着这样的想法,生性要强的蔡余光就与父亲暗地里唱起了“对台戏”。当然,她的父亲也不是好惹的,明知对方家里也不富裕,就硬生生的提出了犹如天文数字一般“2800元”彩礼的要求,试图让男方望而却步。这是一笔多么巨大的数字啊,要知道,当时普通人家的彩礼最高只有200元,而一个青壮年劳力的日均工资才不足两毛钱。
    眼看着这对鸳鸯就要被拆散的关键时刻,男方蔡金瑶先生硬是东拼西凑,将2800元彩礼送到了蔡长生先生的手中。无奈之下,老先生只得应允,感到自尊心受到了打击的他,在不情愿地收下彩礼之后,却提出了一个近乎残酷的要求:父女俩从此不再往来,情断义绝。
    蔡余光是含着眼泪依依不舍地离开家的。当时的她,尚不明白父亲的用心。这种结局给这位年仅21岁的姑娘当头一棒,沉重的打击使她柔弱的心灵几乎快要崩溃了。父亲的强硬姿态,彻底改变了她的理想,从此,她走上了艰难的创业之路、经商之路。
    深夜的旷野,寂静得可怕,一位姑娘在狂奔,高呼着:“为什么?”无情的旷野很快将她弱小的声音吞噬,她在发泄着内心的不满和郁闷的心情,跑累了,她倒在地上,仰望苍天,已是泪光满面……
    幸好有朋友的关心和丈夫的开导,蔡余光坚持了下来。她和丈夫一起,走南闯北,四处漂泊,到过浙江、福建、青海等地,先后卖过豆腐,在街头摆过小摊,一次又一次地陷入沉思,迅速寻找着走出生存困境的出路。
    地处浙江省中部的东阳享有“百工之乡”、“建筑之乡”、“教育之乡”之美誉。为人忠厚、待人坦诚的蔡余光和丈夫,在朋友们帮助下,终于靠自己的能力和智慧,在建筑领域努力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