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紧抓机遇 培育增长新动力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地方经济] →返回首页
分享到:微信更多
更新时间:2016年12月09日 08:20:58

紧抓机遇 培育增长新动力

——“新常态”下福建经济结构性减速分析
□ 陈海丹/文

    随着人口红利以及贸易全球化带来的外需拉动等有利因素的逐步消退,福建经济增长和全国一样出现明显的结构性减速,政府如何通过宏观调控确保国民经济顺利步入“新常态”成为当前研究的热点问题。
    经济增长面临结构性减速
    经济增长减速趋势明显。2010年以来,福建地区生产总值增速呈现逐年回落趋势,2010-2015年地区生产总值增速分别为13.9%、12.3%、11.4%、11.0%、9.9%和9.0%,“十二五”时期地区生产总值年均增长10.7%,比“十一五”时期年均增幅低2.7个百分点。2009-2014年福建平均潜在经济增长率为11.8%,比2003-2008年间的平均潜在经济增长率(13.1%)低1.3个百分点。结合生产函数模型测算,“十三五”时期福建潜在经济增长率在8.5%-9.0%之间,增速递减的趋势更为明显。
    工业增速持续下滑,难再回到两位数增长。近年来,福建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从2010年的20.3%逐年回落至2015年的8.7%。工业对地区生产总值增长的贡献率由2010年的58.7%下降至2015年的37.2%。促进工业经济快速发展的各种红利正在逐渐消失,要想在短期内将工业增速回升到两位数以上可能性不大。
    服务业增速加快,但劳动生产率仍然偏低。“十二五”时期,全省服务业增加值累计达到4.36万亿元,是“十一五”时期的2.0倍。 2015年,服务业增加值比上年增长12.3%,为“十二五”时期最高增速且首超第二产业,服务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为41.5%,比2010年提高1.8个百分点。福建服务业发展虽然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在国民经济中的实力仍处于较低水平。2015年,服务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比第二产业低8.8个百分点,服务业劳动生产率为10.06万元/人,比第二产业低2.76万元/人。
结构性减速是如何发生的
在工业化发展的初期,产业结构逐渐从农业向制造业和服务业过渡,由于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劳动生产率显著高于农业,劳动力在产业间的重新配置促使经济快速增长,也就是所谓的“结构红利”。然而,当经济均衡扩展到一定阶段,随着要素的边际产出效果开始递减,特别是当劳动力要素的供给达到顶峰,单纯依靠资本等要素的增加再难驱动经济高速增长时,经济结构将面临升级换代的问题,此时技术进步和产业结构升级若不能及时替补“结构红利”消失带来的动力缺失,新兴的服务业其生产率没有显著高于工业,“结构性减速”就会发生。
    目前,导致福建经济结构性减速的因素主要有以下方面。
    其一,产业结构与劳动生产率不对称导致的过快减速风险。“十二五”时期,福建全社会劳动生产率年均提高7.5%,比“十一五”时期低5.9个百分点。分三次产业看,第二产业劳动生产率年均提高幅度由“十一五”时期的10.6%下降至“十二五”时期的6.4%,第二产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明显受阻;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提升停滞不前,“十二五”时期福建服务业劳动生产率年均增长5.8%,比“十一五”年均增速低5.3个百分点,服务业占比越来越大,但其劳动生产率仍然偏低,不足以弥补工业增幅回落形成的缺口,产业结构与劳动生产率之间的不对称现象愈发明显,将会产生导致经济增长速度下降的风险。
    其二,投资效率持续下降导致的过快减速风险。“十二五”时期,福建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稳定在70%以上,远高于全国40%-50%的平均水平,投资无疑是近些年福建经济快速增长最主要的驱动力,投资效率持续下降,经济增长过快减速的风险将可能发生。2011-2015年,福建固定资产投资效果系数分别为0.28、0.17、0.14、0.12和0.09,投资效益明显下滑。2015年,福建固定资产投资效果系数在东部地区位居第八,每1亿元固定资产投资所带来的地区生产总值增量为0.09亿元,比2010年减少了0.19亿元,下降幅度居东部地区第二。
    其三,民营企业资本获得途径受阻导致的过快减速风险。福建经济,特别是工业经济的重要特征之一就是小企业和民营企业占比较大,而这部分企业资本获得途径主要来自于民间投资。今年前三季度,福建民间投资9816.43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6.3%,比国有投资增幅低12.8个百分点;占全省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为58.4%,同比降低1.8个百分点;对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的贡献率为39.6%,同比减少20.8个百分点。民间投资大幅下滑,民营企业不能得到持续有保证的资金支持,其对经济减速的巨大冲击值得关注。
    其四,国民收入分配格局调整导致的过快减速风险。2015年,福建非金融企业部门可支配收入占全社会的比重为20.8%,比2010年降低了3.7个百分点,居民可支配收入持续增长所带动的消费提高会促进经济发展,但非金融企业部门尤其是工业企业部门可支配收入的持续降低也必须引起足够重视。2015年,全省工业企业部门可支配收入占比为9.9%,比2010年降低了6.7个百分点。利润空间不断被挤压,必然会导致企业的生产积极性和相关经济主体投资实体经济的热情下降,增加经济运行风险。
正视问题培育发展新优势
目前,福建服务业发展已处于腾飞阶段,提前正视结构性减速问题,对重构福建经济增长的动力机制和培育发展新优势而言,既是挑战也是机遇。
    首先,要重视“新常态”下结构与速度之间的关系,辩证地看待服务业份额提升问题。有研究表明,在服务业劳动生产率尚不及第二产业时,服务业份额的提升将会降低经济的潜在增长速度,但要辩证地看待服务业的份额提升。从发达国家的经验看,服务业份额提高所导致的“结构性减速”不仅没带来经济的快速下滑,还造就了均衡的经济结构,是产业结构升级的必由之路,是更高经济发展阶段的客观规律。
    其次,要以提高效率为前提,重点发展现代服务业。发达国家在产业结构的演进过程中,服务业规模的扩大总是伴随着劳动生产率的不断提升。如果不注重改善服务业劳动生产率,却一味盲目地提高服务业比重,就会导致低效率的产业结构。福建省最近提出的重点发展现代服务业,以服务业发展的现代化来提升服务业劳动生产率正是摆脱这一困境的“良方”。
    再次,要以注重效率为导向,继续发挥投资的关键作用。必须清醒地看到,在今后一个不短的时期内,投资仍然是稳增长的主要动力。要重点研究好“投什么、怎样投、谁来投”,全面扩大有效投资,使投资由原来的规模扩张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变。
    最后,要适应收入分配新格局,以改革创新获取更广阔的利润空间。劳动力成本的不断增加挤压着企业的利润,倒逼着企业必须从创新发展的角度去提高生产效率,赢得新的利润空间。要主动提升制造业自主创新能力,全面提高制造业技术水平;同时全面推进十八届三中全会制定的改革方案,激发各类市场主体的积极性和创造力,力争获取全球竞争新优势。
    (作者单位:福建省统计局)

 
[近期推荐]
· 抓住机遇顺势而为 强化合...
· 10月份国民经济运行在合...
· 创新:“第一动力”的时...
· 为民营经济营造更好发展...
· 2017年《中国妇女发展纲...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

报社简介 | 广告刊例 | 投稿信箱 | 记者名录 |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 | 报刊记者站管理办法 |
通讯地址:北京月坛南街57号国家统计局中国信息报社 邮政编码:100826
网址:http://www.zgxxb.com.cn 中国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3878号-2